莲花不姓白

主刀剑乱舞,乙腐通吃,也都写,经常写在同一文中。ky莫来

刀剑乱舞·病丸日常【六】

☆请戳目录看第一段注意事项,否则雷到不负责。
——————————————————————
当清光和青江跟着五虎退赶到的时候,现场已经被大小刀子围得水泄不通。他们好不容易挤进中心,只见清荷伏在地上披头散发又哭又笑嘴里还念念有词,药研准备救治却不知从何下手,小狐丸愧疚无措,鹤丸国永一副受到极大惊吓的样子。
清光:“到底发生了什么?”
长谷部:“主公只是召唤了付丧神而已。”
鹤丸:“这种惊吓我一点都不喜欢。”
药研:“不知道大将的病因,恕我无从下手。”
小狐丸:“实在惭愧,说来都是在下的错。”
时间倒回清荷初到本丸的时候。
清荷将政府奖励的两把刀放在了办公区,然后一直熟悉审神者的工作。不久后,清荷的父亲来打理女儿的本丸,房屋得到了相当程度的扩建。清荷觉得,刀剑寝室足够,可以多召唤两把太刀了,就让小狐丸和鹤丸国永现了形。
鹤丸:“我这样的刀来到这里,你有没有被吓一跳呢?”
清荷面无表情:“没有,下一个。”
鹤丸蹲墙角去了。
鹤丸啊,不是你不帅不可爱不珍贵,只是你家主殿害怕鱼和鸟,让你吃刮落了……
下一个是小狐丸,明黄衣衫的白发付丧神刚一出现就吸引了清荷的注意。
年纪不小了的审神者兴奋得脸颊绯红宛如少女,眼睛闪亮地盯着小狐丸的头顶:“恕我冒昧,然而……那个是耳朵吗?我可以摸摸吗?”
小狐丸礼貌微笑:“那只是头发,但是在下的毛皮真的十分柔亮顺滑,主殿可以随意抚摸,没关系的。”
听说头顶并非兽耳,清荷有些失望,但听到可以抚摸还是很开心。她站在高大的付丧神身前,踮起脚伸手去摸。
“哈,主殿个子不够高么?要抱抱吗?在下可以公主抱哦。”
如斯温柔的一句话,成了清荷发疯的导火索。
无他,只缘“公主抱”。
清荷在现世有过一段坑爹的感情生活。她以为两人是相爱的,那个男人也一直说着爱她爱她,然而,别说公主抱,就连普通的拥抱,清荷鼓足了勇气抱上去,都没有得到对方的回抱。
你是我的小公主啊~
我最喜欢我的小公主啦~
我的小公主怎么会不可爱呢?
连一个拥抱都得不到的清荷,竟然还相信着这些甜言蜜语,直到最后听到那个男人说:我只是不想拒绝得太直接而已,你连这都看不出来?有你这样的公主吗?就你这个模样,KTV公主你也当不上好吧!
在那之后,清荷神志不清处于疯癫状态一年多。
“哦,不愧是清光殿啊。”
“加州先生连这种事都知道呢!”
“这样的话主人不是很危险吗?!有这样的经历简直太可怜了。”
加州清光觉得自己的脸都有点抽搐:“你们听我把话说完啊喂!那男人渣,我们的主公也好不到哪里去,一开始就是她先说谎的,给人家的姓名啊经历啊都是假的,给人家讲了无数故事博同情。除了她确实付出了真心、爱上了对方之外,这两个人根本就是相互欺骗,半斤对八两,她一点都不无辜啊!”
众刀默默看着一点都不觉得自己有错的清荷,顿时觉得她会疯也是有原因的。
白莲花嘤嘤嘤,永远一副被人欺负了的样子,然而真相自己知道。长期下去,自己就能把自己逼疯了。清荷本身就是个精神病,再附加白莲花推锅属性,再附加善念尚存良知未泯……大概没救了,放弃治疗吧。
“那么我先给大将用镇静剂……吧?”药研一个急刹车,暂停讲述自己的审神者治疗方案,望向小狐丸。
不知什么时候,小狐丸已经不声不响地打了热水搬了椅子,一个公主抱把清荷抱起放在椅子上,自己COS起了发廊小弟。
被热水和轻柔的按摩抚慰着,清荷的情绪渐渐平稳。小狐丸为她洗净头发、按摩头顶,最后还用热毛巾仔细擦了一遍她哭得花里胡哨堪比狐之助的脸。
事件因小狐丸而起,又因小狐丸而结束。
第二天看到照常工作生活的审神者,大家都长出了一口气,同时把“公主抱”三字列为刺激点,表示坚决不让清荷听到。
让人没想到的是,从此后,审神者和小狐丸开始走得近,俨然一对发友:小狐丸的新爱好就是隔三差五跑去给清荷洗头发,然后趁清荷晾着头发不能处理公务的时候往地上一趴、让清荷给他顺毛,啊不,梳头发!
甚是和谐啊……

评论 ( 2 )
热度 ( 23 )

© 莲花不姓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