莲花不姓白

主刀剑乱舞,乙腐通吃,也都写,经常写在同一文中。ky莫来

刀剑乱舞·病丸日常【九】

☆请戳目录看第一段注意事项,否则雷到不负责。
——————————————————————
普通日战场,敌军等级不高,说真的没什么难度。何况队伍里还有一把大太刀,即使机动值低,压尾出场也是可以一刀定局的。
清荷站在旁边啃糖葫芦看打架,糖葫芦还是烛台切光忠手制、某个搞事主谋的友情奉献来的,清香酸甜,美味得很。
第一局,没给人家出手的机会。
第二局,也没给人家出手的机会。
第三局,还是没给人家出手的机会。
王点,远程呼死俩,鲶尾砍了一个,剩下三个被石切丸一刀了账。
打完收工,糖葫芦才吃了一半。
回程的途中,清荷啃着糖葫芦发表看法:“虽然不知道你们为什么要带我来,但是我应该感谢大家带我过来,大家的英勇我都看到了。话说啊,下次可以考虑带一两把短刀,大家一起练练级。短刀总比我厉害吧,我都没事,他们应该也不会有事。”
第二天出阵,队伍中加上了短刀爱染国俊和厚藤四郎。
爱染国俊,中伤接近重伤,爆真剑。
其他人毫毛都没掉一根,刀装都没损伤。
清荷看见血肉模糊的爱染,当时就炸了。回房抄起家传宝剑,一道金光就要冲去合战场。当天的近侍大和守安定赶紧跟上。
后来据安定讲述,他也不知道主人是清醒的还是疯着的,反正感觉不太要命了,或许可以说很要命——要对方的命。要是没他拦着,可能就杀去王点了。最后还是他喊了一声“小狐丸让你给他去买瓶护发素”才把主人带回来。
不管怎么样反正是安全回来了。
回来之后,清荷就召集了当天出阵的刀,问了个问题:“你们的练度都差不多,甚至短刀因为来得早、练度还高一点,为什么只有爱染伤得那么重?厚也是短刀啊,也没受伤啊。”
刀男们对视几眼,欲言又止。
清荷只好点名:“厚,你说吧。”
“是,大将。”厚吞吞吐吐地说,“其实,这不怪敌人,还是爱染不对……”
“诶?!”
厚看起来已经生无可恋:“爱染他上了战场就兴奋,喊什么‘爱染明王会保佑我们的。’大将,您知道爱染明王是掌管什么的么?它保佑我们是要保佑我们做什么啊……”
清荷单手捂住了脸,似乎知道了什么不可描述的事。
厚继续生无可恋地讲述:“更过分的是,他还向对面喊话,要人家尝尝爱染明王的力量……”
“……结果呢?”
“结果,对方一听就勃然大怒战意高昂,拼着受伤也要集火他,他挨了对方两枪呢。”
清荷:“爱染,以后你说点别的吧。你再因为说这个挨揍,我就再也不替你报仇了。你这是对敌军的性 骚 扰啊!”
爱染:“……是。”
【敌军:嘤嘤嘤对面的家伙好讨厌……】

评论 ( 7 )
热度 ( 21 )

© 莲花不姓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