莲花不姓白

主刀剑乱舞,乙腐通吃,也都写,经常写在同一文中。ky莫来

刀剑乱舞·病丸日常【十】

☆请戳目录看第一段注意事项,否则雷到不负责。

——————————————————————

清荷的初始刀是加州清光,初锻刀则是药研藤四郎。

众所周知短刀外表都是儿童,挺多是个过渡期的小少年,真正的少年那就是胁差了。当然胁差少年里也有长得比较大的,例如某个污段子中学生,看着像是正值青春期一脚迈入青年阵营的样子。药研藤四郎是出名的短刀身太刀心,再加上一口纯正的小低音炮式青年声线,说他是个儿童没人信。
说起锻刀,不知道病丸的狐之助是不是也有点什么毛病。其他本丸的狐之助,都尽可能把自家审神者的本丸捯饬得高大上一点,比如锻刀房里面的主要设备锻刀炉,各种千奇百怪的高大上。什么欧式壁炉啊,什么钛合金材质啊、什么仙侠风炼丹炉啊……反正就是有特色而且一看就价值不菲,最差也不过就是现世普通打造钢铁器具的锻造室。反观病丸的狐之助,可能是来自中国东北,给病丸建造的锻刀炉整个就是乡下大灶上一口大铁锅,还是镶在上面拿不下来的那种,导致每次清荷锻刀都感觉自己像是在蒸馒头。
真是馒头也就罢了,从大锅里拖出一个人来简直画面惊悚啊!
不仅拖,每天还要拖三个!
好好的日子成了惊悚片,真真是没法过了。
幸好使用感觉还不错,不是从锅里拖出人来,而是从锅里拖出刀子来。
清荷第二天就在清光和狐之助的陪同下,使用刀匠式神锻了一把刀。掀开锅盖伸出手的同时,清荷脑海中浮现一种酷刑:油锅捞铜钱。
当然锅里没有油,只有一把小小的短刀,取之在手,寒光四射。
白光闪耀,樱花飞散,稳重的青年音响起:“哟,大将~”一个皮肤苍白的黑发男性身形显现。
“铜钱君,你来啦~”清荷锻刀成功,无比欢欣。
“……我是药研藤四郎,今后也请多多照顾我和兄弟们。”话说铜钱君是什么鬼啦!
从此,病丸的药研藤四郎就有了一个“铜钱君”的绰号。这个绰号只有清荷、清光、狐之助知道。
然而和后来山姥切国广的“被被”、骚速剑的“兜兜”等不同,药研并没有被公开用这个绰号称呼。
因为清光并不想被药研绑上手术台做实验品。
因为清荷并不认为自己够胆可以得罪本丸医师。
因为狐之助说它再也不想回忆某短刀礼貌的微笑,以及伴随微笑而来的“狐狸一身都是宝哟~”的称赞。
一人,一刀,一狐,抱在一起瑟瑟发抖。

评论 ( 8 )
热度 ( 24 )

© 莲花不姓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