莲花不姓白

主刀剑乱舞,乙腐通吃,也都写,经常写在同一文中。ky莫来

刀剑乱舞·病丸日常【十一】

☆请戳目录看第一段注意事项,否则雷到不负责。
——————————————————————
在病丸里,皇家御物,鹤丸国永,是个悲了个催的倒霉孩子。
对,说的就是那个雪白的、高挑的、英俊的、幽默的、热情的、身为无数少女梦中情刀的男人。他,在病丸里就是一悲了个催的倒霉孩子。
四花太刀,要锻出来着实要些运气。若有幸遇到点送机会,无数男女审神者必神情激动面颊绯红拍拍胸脯连呼侥幸。当付丧神现形,容颜俊美气质高华,必引得审神者合身扑上,呼老公、喊嫁刀、叫心肝宝贝亲爱的。
清荷的鹤丸国永就是点送的。
然而,他没这待遇……
“像我这样的刀出现在这里,有没有吓你一跳呢?”——来自白衣胜雪俊颜如玉微笑赛春风的鹤丸。
“没有,下一个。”——来自面无表情肢体僵硬言辞冷淡的清荷。
鹤丸国永大受打击,蹲墙角画圈圈去了。
这事儿其实不怪他,怪清荷。清荷有些怪癖:她和一般女性不一样,不怕昆虫啊节肢动物啊,身上落了毛毛虫,她能淡定地找树枝等东西挑掉;但是她怕一般女性喜欢的鱼类和鸟类,小时候吓得嗷嗷乱叫仓皇逃窜,疯了之后面无表情肢体僵硬甚至当场发病。
不过,清荷什么时候怪过自己呢?
和鹤丸一起来的小狐丸说:“主公是不是对鹤丸殿过于苛刻了?叫什么名字不是他的问题。”
清荷翻个白眼:“谁让他生下来就叫‘鹤’丸呢?这就是命啊,合该我不待见他。”
说不待见,清荷倒也没少了鹤丸的吃喝穿用,也没为难他让他独自出阵,也没受伤不给手入,只是态度不热络、不和他玩罢了。毕竟以前是把刀、现在是个人,总没真的是只鸟,也就没道理真的怕,再说这人热闹过头,清荷的疏远多少有点授受不亲不方便接近的成分。
而鹤丸就不这么想了。
他一个千年老刀,什么事他看不开?他眼里看自己惊吓审神者那就是祖爷爷逗儿孙,只要不把孩子玩出问题来怎么都行。所以,面对着冷淡的清荷,他总是忍不住玩心大起。都说老小孩小小孩,其中未必没有记那一见之仇、想报复回来的老小孩心理。
自从他知道清荷是个疯子之后,就摩拳擦掌想要好好捉弄一番了。跑去厨房跟烛台切光忠软磨硬泡了半个钟头,才让烛台切蘸了一锅糖葫芦,自己拿走一根去诱拐神志不清的清荷,剩下的以清荷的名义送给短刀们了。
可见,他也不是坏,还会给审神者作脸,单纯地就是异想天开、想搞个事,开心开心。
没想到清荷中途就清醒了,计划失败。
光是失败还好,反正他一天天锲而不舍地搞事,从不因失败而气馁。
这次,算是真栽了。
清荷啃完糖葫芦回到本丸,就下令一群刀精剑怪围追堵截然后把鹤丸绑了起来。鹤丸倒不怕,清荷那个非酋,谅她也不敢刀解他这四花太刀。另外,他可知道这小疯丫头虽然有时候有暴力倾向,然而还是个感性的女人,肯定不舍得刀解他。
后来他觉得,还不如刀解了呢。
清荷给他罩了一块白被单,打扮得像山姥切国广双胞胎兄弟,硬说他是晴天娃娃,让石切丸把他挂在了廊檐下。
反正本体是把刀,挂就挂,有什么了不起!谁在乎!
后来他不得不在乎了:不管谁路过,看见他挂着,都会手贱地捅他两下。因为背对走廊,外加高度问题,路过的人基本随手一捅,就是个……呃……很尴尬的地方。
晚饭时,清荷终于走出房间。鹤丸头被蒙住,但还感受得到审神者的灵力,于是开始挣扎以期引起注意。
“鹤丸你还吊着哪?”
“呜呜!呜呜呜!”脑袋蒙得结结实实,说话都不利索。
“还活着吧?”
“呜呜呜!”还活着!快放我下来吧!
“没死真可惜啊。”
“呜呜呜呜!”满满的都是恶意啊!
“我去吃饭了,你自便。”
“呜——呜——呜——”救——命——啊——
最后还是石切丸给解下来的。一番撒泼打滚后,享受到了清荷亲手喂汤喂饭的待遇,满足了。
长谷部:“阿鲁基萨玛!不能纵容这只鸟!”
清荷:“看他可怜巴巴的,我于心不忍。╮(╯▽╰)╭”

评论 ( 5 )
热度 ( 25 )

© 莲花不姓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