莲花不姓白

主刀剑乱舞,乙腐通吃,也都写,经常写在同一文中。ky莫来

刀剑乱舞·病丸日常【十二】

☆请戳目录看第一段注意事项,否则雷到不负责。
——————————————————————
病丸里继加州清光之后的第二把打刀是歌仙兼定。
不得不说,歌仙是真有范儿真讲究。俗话讲,一世为富,三世为贵。歌仙言行举动通身气派那是长期的优渥生活堆起来的,难得的是他富贵受得、穷困耐得,富不骄横、穷不卑微,即使在清荷的非洲本丸,他也一样保持着自己的风雅。
如果他不要求别人和他一样风雅就更好了。
那时,病丸还没有烛台切、三日月、长谷部,就连皇室御物鹤丸都尚未显形,惟有清荷带着清光和药研外加狐之助。药研出锅的第二天,清荷到锻刀房,随手抓了些材料往锅里一扔,温暖人心130。当然,此时清荷还不知这个数字有多么温暖人心,只是惊喜于他跟药研藤四郎时间不同、自己马上要添一把新刀。
时间一到,清荷立刻跑去掀锅盖,嘿咻嘿咻地拖了把打刀出来。显形之后,出现了一个健壮而不粗笨的青年。一霎时,清荷满眼都是紫色微卷的短发、清澈透亮的双眼以及眼角那抹本应妖艳却生生显出了雅致的绯红。
“紫藤花如瀑,清露亦染人。”清荷呆呆地看着他,口中念出两句不知何处看来的短歌,突然转身跑了。
“哦呀哦呀,主公真是风雅呢。”歌仙的笑容柔和而明朗。
“那是我们的主公、审神者清荷。我是加州清光,他是药研藤四郎。”
“在下名为歌仙兼定。加州殿,主公一直都是如此风雅而羞涩么?真是可爱的女子啊。”
清光露出一个尴尬而又不失礼貌的笑容:“歌仙先生叫我清光即可。主公的情况……有些一言难尽……总之请将她当做易碎品,小心哄劝,不可大意。”呵呵,风雅羞涩?歌仙大人您错看这个审神者了!
依稀记得,他和审神者那尴尬的要死的初见。
不,我不能一个人尴尬!
“莫非主公抱恙?”
“啊……就算是吧。”精神病也是病哦。
“那么在下正当前去探望。”说着,向清光和药研点头行礼,出了锻刀房,径直向清荷住处而去。
药研【担忧地】:“要拦住歌仙大人么?”
清光【深沉地】:“不了,有些事,是需要自己去探寻真相的。”
明明就不怀好意还要摆出一副沧桑脸作深沉状是要闹哪样啊?!你的样子和废柴大叔就只差手上没夹半截烟屁股了!
药研心里疯狂吐槽,面上波澜不惊。
清荷和歌仙对面跪坐,中间隔着办公小桌。
“初次见面,主公,在下歌仙兼定。”
“啊,歌仙先生,你好。请叫我清荷。”
“请恕我冒昧,主公的短歌做得实在风雅,但为何要逃走呢?是对在下有什么不满之处吗?”
“哦不,我也觉得歌仙先生很风雅,所以一心想要找一件配得上这种风雅的衣着给先生,失礼之处还请原谅。”清荷微笑以对,双手奉上一件素面锦缎斗篷。
“多谢主公盛情,在下却之不恭。”歌仙接过,换下了身上的牡丹斗篷。
门边从上到下伸出三颗头,清光、药研、狐之助。
偷听三人组只见屋内二人相谈甚欢,最后歌仙一脸满足地走出来,直接进了厨房。
甜蜜又痛苦的日子开始了。甜蜜是因为歌仙的厨艺好极了,痛苦是从此后天天有人用风雅要求大家。
更可恶的是,清荷对歌仙的“风雅”似乎乐在其中。
这事直到后来和泉守兼定来了才真相大白。
忍无可忍的和泉守:“清荷,你还真受得了他的‘风雅’啊?”
清荷竖起两根手指:“第一,人家歌仙是真风雅,紧张的战斗生活之余,大家应该享受这种风雅。第二,你不觉得他把身上那大花被面换了之后更风雅了吗?”
众人恍然大悟:这个真相还是不要让歌仙知道更好。

评论 ( 5 )
热度 ( 18 )

© 莲花不姓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