莲花不姓白

主刀剑乱舞,乙腐通吃,也都写,经常写在同一文中。ky莫来

刀剑乱舞·病丸日常【十四】

☆请戳目录看第一段注意事项,否则雷到不负责。
——————————————————————
清光一副无聊样子晃到歌仙门口:“歌仙,喝酒吗?”
歌仙看见懒洋洋倚在门口的清光,多少有些意外:“哦呀,真是随意过头的亲昵啊。清光殿一反常态地要喝酒,是心情不好吗?”
清光保持着半死不活的样子,摇晃着手里的清酒瓶子:“物似主人形,清荷平时就不太讲究这些,跟她时间久了也就不在意了。喂,你也别太过严肃了哦,会不可爱的。”
歌仙不禁微笑:“不满都写在脸上了,是和主上有关吗?”
一刀扎心。
清光顿时悲愤:“我失宠了!主上不爱我了!!!”
“诶?”
事情是这样的……
清荷穷,特别穷,还非。当然,这个时候还没看出来非,所以就是穷。她自己知道,她至今为止还为数不多的刀剑也知道——病丸要什么缺什么,就连天儿热想买冰棍这等小事,清荷都要考虑再三。
穷,注定了锻刀资源得省着用,刀男们除了出战就是跑远征,否则日子不好过。
省着用的结果,就是每天日课三发all50,理所当然全是短刀。
短刀都是贴身带着的,做惯了护卫呀照顾呀,个个都是善解人意的小天使。
清光觉得自己要找张小手帕来咬上一咬,说到这些方面,打死他也抢不过短刀。
主上的爱~~~过了就不再回来~~~【唱了出来】
早上清荷进了狐之助新修整过的锻刀房,本来以为能高大上一点,结果却只看见了大锅的数量变成了三口。
这不是锻刀房这是部队炊事班吧?
狐之助你是不是怕本丸做饭太慢饿着大伙儿啊?
“狐之助!老娘给你的钱你就是这么花的啊?!啊!啊!啊!我的钱啊!!!”清荷跪倒在地痛哭流涕,本来以为能不再从锅里拉人了,没想到啊没想到。
这样的话还是接着油锅捞铜钱吧……
旁边药研的眼镜寒光一闪。
就知道这个铜钱君惹不起……清荷碎碎念着,开始锻刀。
all50×3。
“诶,铜……药研啊,为什么都是短刀,时间还不一样啊?”
药研讶然,凑近一看:“大将,这是要出欧短啊。”
“我终于欧了?!”😱😱😱
“醒醒,您上任总共也没多久。”
“那么说我算亚裔?”
“日久见欧非。”
“能安慰安慰我么?”
“不能。”
“别这样,不说短刀是天使么?你也是短刀啊。”
“您亲口说的,我短刀身、太刀心。”
“希望今天别捞出跟你一样的……”
“大将您想多了,没听说过遍地藤四郎么?我家别的没有,就是人多。”
清荷感到一阵绝望……要是今天捞三个都是他家人,那还不如去跳河算了。
“叮——”“叮——”“叮——”
“我是平野藤四郎。”
“我是前田藤四郎。”
“我是小夜……”
“藤四郎?”
“……左文字。”
“哦,你不是他家的啊。行,我可以不用跳河了。”
短刀都是儿童体型,身娇体软易推倒……啊呸!身娇体软会撒娇。清荷母爱爆棚,对这群“小”孩子各种疼爱各种宠。短刀也确实天使,“您要铺被子休息吗?”“我会保护您的安全哟!”“吃点心吗?”“我泡了茶~”就连满脸不开心的小夜也非常体贴,时不时问一句:“你不开心吗?”“你要向什么人复仇吗?”而且,意想不到的是,这个自带忧郁气场的娃竟然和歌仙感情非常好。虽然一身粗衣绷带不像歌仙那样看起来就是富贵公子,但坐下来和歌仙探讨和歌等风雅艺术毫不逊色。自从有了小夜,歌仙每天那个高兴啊,走路都带飘的。
清光【咬手绢哭泣】:“短刀都是小恶魔!把主上还给我啊啊啊!!!”
药研【冷笑】:“小恶魔?说谁呢?”【拔刀】
清光:“别仗着是名门大户就欺负人!!!”😭😭😭

评论 ( 11 )
热度 ( 23 )

© 莲花不姓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