莲花不姓白

主刀剑乱舞,乙腐通吃,也都写,经常写在同一文中。ky莫来

刀剑乱舞·病丸日常【十八】

☆请戳目录看第一段注意事项,否则雷到不负责。
——————————————————————
话说天下大势,合久必分,分久必合。
水满则溢,月盈则亏。
飞龙在天后面就是亢龙有悔。
世间事往往如此,包括清荷和她的本丸。
清荷穷、非,而且是玄不救非氪也不改命,何况她没听说过什么玄学,也没金可氪。
都说肝能救非、赌不如捞,说得通俗易懂些,就是勤劳致富、节俭生财。清荷天天勤勤恳恳工作,出阵远征一样不少;锻刀都舍不得多放东西,每日惟有日课三发。然而,她还是穷,还是非。
又穷又非到了刀子精们都认命了的地步。锻不出自家人?没关系,主上你尽力了就好。
但是非久必欧还是没错的,世上没有完全的倒霉蛋儿。
当战扩十次以内出货的时候,清荷内心诡异地平静。
哦,江雪左文字啊……左文字一家终于团圆了啊……
哦,莺丸啊……咱家来了个辈儿大的啊……我的茶不太好,他喝吗?
哦,萤丸啊……爱染一定高兴吧……
“咔咔咔!主公心境平和,如此甚好!”
山伏大哥,我不是修行有成,是习惯非了。清荷默默地想着,嘴上什么也没说。
沉默不仅仅是因为被自身的非酋气质折磨到没脾气,也是因为那份可怜巴巴的战绩记录。
队伍组成:队长江雪,队员五虎退、青江、歌仙、莺丸、山伏。
短刀、胁差、打刀、太刀都有了,虽然没有薙刀没有枪,父爱如山的大太刀也没上场,但好歹也像个样了。
因为新刀等级低,清荷特意选择了比较安全的地方,自己也穿戴整齐跟了上去。
一到战场,双方众人刀光剑影、呼呼喝喝,那叫一个热闹。
不过,好像哪里不对?
江雪:“唉……就没有通往和睦的道路吗?空气中都弥漫着叹息和悲伤……”幽幽一声叹,率先出手就把对方队长捅了个对穿,还踹了一脚。
清荷:嘴里和睦手上凶残真的大丈夫?(||๐_๐)
歌仙:“请风雅地消散吧!”本体刀猛力劈下,对面敌军带着狰狞的表情化为灰烬。
清荷:不好意思歌仙先生您和他都不怎么风雅……(||๐_๐)
五虎退:“对不起……痛的话要说出来哦~”话音未落,反手一刀捅死了个敌军。
清荷:孩子你给他说痛的机会了么……(||๐_๐)
莺丸:“要珍惜自己的生命啊……我不喜欢杀戮,你要活下去啊。”手中本体潇洒一挥将敌军斩为两段。
清荷:您这是欲擒故纵还是什么……怎么感觉这么阴险呢?(||๐_๐)
山伏:“南无·三曼多·伐折罗·赧!【不动明王真言,可祈求顺利、摆脱血光兵刃】”敌军毙于刀下。
清荷:山伏大哥,和尚还有一边念经一边砍人的?(||๐_๐)
青江:“笑起来吧,微微的~”刀尖一挑直接开膛破肚。
清荷:他还笑得出来吗?难度略大啊!(||๐_๐)
打完收工,江雪拿了誉。
江雪初战告捷,清荷无疑是开心的:“江雪师父真厉害,出手就拿誉!”
江雪阴沉着一张脸:“……并不觉得高兴。”
清荷:别嘴硬了,脑袋上樱花大暴雪了……(||๐_๐)
返回本丸的路上,清荷多少有点小郁闷。自家的刀子都怎么回事啊,口是心非切开黑,嘴上说的一句比一句慈悲,手上砍的一个赛一个凶残。不会真是物随主人形、也有点什么毛病吧?
回到本丸,清荷开始登记战绩记录,埋首于文书中忙来忙去。正忙着,清光和安定手拉手跑进来。
“天气这么好,主公不来赏花喝茶休息一下吗?”
“对啊,累坏了就不可爱了哦~”
清荷抬头看看这对儿四处发狗粮的,心里冒了几滴坏水儿:“来,给主公学个猫叫。”
清光把两手竖在头顶做耳朵状:“喵呜~”
安定把脑袋往清光脖子上蹭了蹭:“喵咪咪~”
“啊,猫咪真可爱~”清荷象征性的鼓了个掌,“乖,可以做猫咪最喜欢的游戏了:玩儿蛋去吧。”
瞬间,两人沮丧地垂下了并不存在的猫耳。
等全部文书处理完毕,清荷到刀装室看了一眼,只见这俩人搓出来的蛋不是铜的就是银的,金色寥寥无几。
果然,欧都是偶尔的,她还是个非酋……

评论 ( 15 )
热度 ( 30 )

© 莲花不姓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