莲花不姓白

主刀剑乱舞,乙腐通吃,也都写,经常写在同一文中。ky莫来

刀剑乱舞·病丸日常【十九】

☆请戳目录看第一段注意事项,否则雷到不负责。
——————————————————————
夜已深,万籁俱寂, 月朗星稀。这是个适合安眠的夜晚。
粟田口短刀的房门口传来孩子稚嫩的抽泣声,侦查度极好的短刀们纷纷爬出被窝,一看究竟。
药研做了个噤声的手势,自己去开门。平野和前田手持本体埋伏在纸门边,其他人也分立两侧,准备作战。
门开了,是抹着眼泪的五虎退。
众人的神经瞬间松懈:“是你啊……”“发生什么?”“你去哪里了啊?”
五虎退坐回被窝,小小声地说:“本丸里会不会有鬼啊?”
“别吓唬人了啊!”好梦被扰的乱嘟着嘴没好气,“本丸是新房子又不是凶宅,哪可能有鬼啦!”
“乱说得没错。”药研点头,“各本丸除非出事易主,否则都是没入住过的新房子,不会发生灵异事件。而且,我们是付丧神,怕什么鬼?鬼怕我们才对吧。”
“对不起……可是……我在外面听见有人在哭……”
“我们只听见了你在哭。”
“谁这个时候哭啊。”
“确定不是错听了风声什么的吗?”
“或许有人做梦哭了也说不准啊。”
听着兄弟们七嘴八舌的质疑,五虎退也急了:“真的!我带你们去听!”
一大群短刀夹带着两个胁差,浩浩荡荡走在长廊上。
一路安静无声。
“喂,五虎退,快走了半个本丸了,哭声呢?”鲶尾有点不高兴了。
“就算有鬼,它也不会在原地等我们这么久。”骨喰倒是很看得开,牵着五虎退的手继续寻找。
“噫噫噫噫噫~~~~~~~”不知从什么地方,毫无预警地飘来一阵微弱纤细的声音,听起来仿佛是女人咬着牙齿拼命忍耐压抑、然而终究泄露出来的哭泣,在这一片寂静的黑夜里无比瘆人。
粟田口集体拔刀。利刃出鞘声响成一片,明月下刀光雪亮。
那声音却如同轻烟一般飘来又消逝。
短刀和胁差们在死寂中充分调动着身体机能,发挥着出色的侦查能力。
不久,那声音又出现了:“噫噫噫噫噫~~~~~”
“在上面!”鲶尾抬手一指,众人紧跟着抬头看去。
声音是从清荷居住的阁楼上传来的。
“主上!”“是主人的房间!”刀剑们陷入了两难的境地。上去看看?万一没什么事,深夜闯进女人的房间算什么事。就此回去?万一清荷遇到危险可就大不妙。
“这样,我、秋田、平野、前田、五虎退上去,鲶尾骨喰和其他人在楼下。”乱嘿嘿一笑,“我们不是小孩子就是‘女孩子’,闯进去也无所谓。”
“你们当心。”
五把短刀悄无声息地摸到清荷的房门前,侧耳细听。周围静悄悄,大家越靠越近,耳朵都贴在了纸门上,全神贯注听着里面的动静。
“噫噫噫噫噫~~~~~~”突然一阵清晰的声音从里面传来,吓得短刀们一抖,五虎退还轻轻地“啊”了一声。
“暴露了!”在听到五虎退惊呼的一瞬间,乱一把拉开了清荷的房门。
安安静静,除了熟睡的清荷再无旁人。
正当大家面面相觑,清荷发出了“噫噫噫噫噫~~~~~”的奇怪声音。
前田上前打开了床头灯。灯光下,清荷脸上犹带泪痕,枕巾已经湿了一大片。
秋田把药研带了上来。药研看过后,只是关灯关门、把大家都带回了房间。
“药研哥,大将这是什么毛病啊?”
“就是啊,会吓死人的。”
“录下来就是恐怖片音效啊。”
药研一摊手:“要是她能放开哭,估计也不会是个疯子了。做梦都放不开,就是长期压抑、成习惯了。”
被自家主人折腾了半宿的粟田口大军闻言,纷纷一翻白眼,迅速钻进被窝蒙头大睡。开玩笑,明天还有明天的事儿要办呢。
至于清荷为什么哭、能不能痛痛快快哭……明儿闲了再说吧!
主人啊,你的刀子们要被你搞成神经衰弱了……

评论
热度 ( 19 )

© 莲花不姓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