莲花不姓白

主刀剑乱舞,乙腐通吃,也都写,经常写在同一文中。ky莫来

刀剑乱舞·病丸日常【二十】

☆请戳目录看第一段注意事项,否则雷到不负责。
——————————————————————
人生在世,总得有一样好处。
一个人,含着金汤匙出生,那是有好父母;没有好父母,自己聪明也不错;不聪明的,勤点儿也能补拙;又懒又笨,长得漂亮也算资本;面相还不好,有一副或健壮或纤巧的躯体也好;身材没有可取之处,有个好嗓子也够人羡慕;处处平淡无奇,性情讨喜也受人青睐;若生性木讷,善良踏实也行;一无是处,撞大运总可以了吧……
都没有?别逗了,又木又懒又蠢又穷又恶毒又猥琐还处处倒霉、声音嘶哑、没有任何技能的草根矮胖丑,这玩意活着干嘛?换个角度来说,他还活得下去吗?
所以啊,全是缺点没有优点的人,那是不存在的。
病丸的审神者清荷,个人各方面平平,穷,非,然而有一样好处,就是认真。每天起身洗漱吃早餐之后,必须先把当天的任务忙完才做其他事。对此,病丸大管家长谷部表示,自从来到这个本丸,就没一天是不顺心的。
说起来,病丸的长谷部还是出阵捡回来的。
清荷当审神者当得相当随缘:锻刀锻出谁来都好,出阵捡回什么都好,远征带回多少都好——只要能维持日常,随便怎么样都好。但是随缘不代表马马虎虎,时之政府派的任务她都会好好完成,开的活动也都有参加,平时第一部队征战,其他三队远征,其余人内番啊休假啊都有安排,笔记也做得一丝不苟。因为自己做工作做得就很好,所以她对传说中的本丸大管家、废婶制造机没什么期待。
某日,出阵推图的第一部队回来了。
“清荷!你猜咱给你带啥回来了!”大门一开,就听到标准的陆奥守口音。
正坐在回廊上绣花的清荷闻声一笑:“走沟了?进资源点了?”
“那算啥?!这些玩意不用猜的。咱们进王点了。”
“进王点?那不就是刀?还有什么呀?”
“嘿嘿,咱带回的是——国宝!”
“什么?!”清荷大惊,“你们连熊猫也抓回来?!”
“……熊猫?啥熊猫?”陆奥守一脸不解。
古日本,怎么可能有熊猫……
两人相对懵逼,好半天才反应过来,大家不是同一国的……
陆奥守一手叉腰一手扶额,清荷在廊上OTZ。
所谓国宝,是一把华美的金紫打刀,显形之后,是个接近神父打扮的紫衣美青年。
青年单膝点地:“阿鲁基,在下是压切长谷部。只要是您的意愿,无论是手刃家臣还是火烧寺庙,在下都愿意为您完成。”
作为一个普通未婚女性,清荷因为长谷部的外貌和言行而颊飞红霞,但听到某句话之后,顿时就从小羞涩变成了囧字脸。
“你你你……再说一遍,什么意思?”
“只要是您的意愿,无论是手刃家臣还是火烧寺庙,在下都愿意为您完成。”长谷部无比真诚地说完,抬起头望着清荷,湿漉漉的紫藤色眼睛晶亮如同上好的紫水晶。
然而清荷完全没在意眼前美景。她跳下长廊,一把拉住还不明所以的陆奥守:“吉行大哥,我长得凶吗?”
“不凶啊,挺好的。咋的了?”陆奥守完全状况外。
“那他为什么一出来就问我要杀人还是要放火?我还以为我长了一张杀人放火的脸……”
“啊哈哈哈!原来是说这个!”
长谷部海带泪尔康手:不!阿鲁基!我真没那个意思!
后来,做事细心又忠诚的长谷部真的成了本丸大管家。虽然清荷没有让他干什么杀人放火的事儿,但暴打溯行军抢玉钢劫小判顺手拿走仙人团子幕内便当之类的还是没少干的。
长谷部一本满足。
清荷满眼信赖:“忠犬哥你真厉害!”
长谷部头顶樱花大暴雪:被阿鲁基夸奖了!阿鲁基管他叫哥!
等等……
忠犬哥?
好像哪里不对……
药研走过来,嘴角挑着一个诡异的微笑,拍了拍他的肩膀。
口耳相传,导致后来大管家就成了忠犬哥。
药研:“我给你们展示一下大佬和小怂的区别。”
长谷部:“我乐意!”

评论 ( 4 )
热度 ( 26 )

© 莲花不姓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