莲花不姓白

主刀剑乱舞,乙腐通吃,也都写,经常写在同一文中。ky莫来

刀剑乱舞·病丸日常【二十二】

☆请戳目录看第一段注意事项,否则雷到不负责。 

——————————————————————
最近清荷有点愁。愁到什么程度呢?开始头晕头痛,失神游荡的频率明显增高。据负责打扫的刀子说,不管轮到谁扫地,捡到大团大团黑色长直发团的几率极速变大。
鸣狐的小狐狸吐槽说:“呀呀~~~阿鲁基萨玛这不是有点愁,这是快要愁死了的说!”被长谷部黑着脸一巴掌拍在了脑袋上,痛得两前爪抱头直叫。
据说刀子升级到一定程度是可以极化的,然而清荷的本丸刀子并没有满足极化的条件,还处于小新人捡刀阶段。这不,前几天刚捡了鸣狐回来。
鸣狐极化据说会摘下面甲,然而那太过遥远。好巧不巧,上天给了大家一个一睹庐山真面目的机会。
说起来连机缘巧合都算不上,完全是个意外,还是不怎么愉快的意外。
病丸小短刀挺多的,大部分都是藤四郎一家子。虽然有个能领头的药研在,但多少还是不满足。所以呢,这群孩子就整天缠着清荷要大哥要叔叔。清荷也想要他家大哥和叔叔,他俩不来也令人无可奈何,好不容易长谷部带队出阵,终于把鸣狐捡了回来。
鸣狐进了家门,小短刀们那叫一个激动啊——哥不够,叔叔凑,马上就要开始挖地了,大哥不在叔叔也行啊。
鸣狐【的狐狸】:“呀呀~~~搞了半天我就是个替补?哪有叔叔在家里地位不如侄子的呀?!” 这话当时没说,因为小侄儿们太过热情,一看那个银色小短毛出现在门口,顿时就呼啦啦一大帮一起扑上,鸣狐就这么被淹没在了藤四郎的汪洋大海里。
“住——”长谷部一个“手”字还没喊出来,就听见嘎嘣一声,那个清亮那个脆生。当时在场的人齐刷刷地惨白了一张脸:完了!不会没碎在战场上、反倒是刚一进门被侄儿们压碎了刀吧?!
鸣狐,重伤,紧急手入。
等级压制就是这么强大,还是一群压一个,相当于一群壮汉围殴一个幼儿园小朋友。
鸣狐【本音】:“我憋屈……”
清荷记者现场采访:“鸣狐先生,您好。请您谈谈现在的感受,方便吗?”
鸣狐【的狐狸】:“阿鲁基萨玛,我的心情和现在的鸣狐一样不好。身为叔叔,在家里的威望不如大侄子,刚进门差点被小侄子的拥抱捏扁了,明明是打刀却外表看着像胁差,过分的是我大侄儿都能是一太刀……”
清荷:“哦不,您得这么想:你自己只是个打刀,还经常被人当胁差,却能让太刀管您叫叔叔,这么多小短刀就算能徒手捏死你也得毕恭毕敬端茶倒水赔礼道歉……”
鸣狐【的狐狸】:“这么看得开,您还疯个什么劲儿?”
清荷:“我主观上不想疯谢谢再见bye bye撒哟哪啦see you……”
鸣狐【本音】:“先把我治好。”
因为被侄子们一拥而上,伤得比较均匀,所以在手入室里脱脱脱,包括面甲。还好病丸里没有千子村正……
然后病丸里的各位就看见了鸣狐的全脸。
后来的刀剑没赶上,就只好等极化了。
也有的不死心,请求歌仙把当时的样子画出来。歌仙一口应允,画完了大家捧着画泪流满面——这画风,谁能看出来是鸣狐!
某只搞事鹤出了个主意:“你们再去找短刀,集体拥抱他一次,让他重伤手入,不就结了?”
众刀手动斜眼:鸣狐快满练度了,小短刀们才七十级,我们新来的最高才四十多级,您老人家觉得我们谁能把他搞成重伤?
此事遂作罢。
至于当下让清荷犯愁的,另有其事。
敌打刀——哦,现在在病丸里被取了个可爱的名字叫小斗笠——某日小斗笠及其同僚在病丸作客的时候说起,城管要换届,稀有刀的掉率增高,叫大家赶紧去捞一波。掉谁呢?虎彻家的两兄弟:长曾祢虎彻、浦岛虎彻。
小斗笠走了之后,清荷就愁成了这个样子。
城管倒是不难打。清荷发愁的是,家里有个蜂须贺虎彻,兄弟关系要怎么调节。
这是个在现世的家庭中比较常见的问题。
虎二疼虎三,兄友弟恭;然而虎二嫌弃虎大不是自家老爹亲生的,虎三还极为敬爱这个捡来的大哥……
好一出家庭伦理大戏。
清荷怒吼:“他喵的不知道老娘最不愿意看家庭伦理剧啊?一看就转台!你们还在我身边演现场版!”

评论 ( 3 )
热度 ( 25 )

© 莲花不姓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