莲花不姓白

主刀剑乱舞,乙腐通吃,也都写,经常写在同一文中。ky莫来

刀剑乱舞·病丸日常【三十一】

☆请戳目录看第一段注意事项,否则雷到不负责。
——————————————————————
你有张良计,我有过墙梯~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火来水冲~
病丸的刀剑绝不认输!〒_〒
第二天,清荷爹一睁眼睛,就看见了眼前正经严肃【存疑】的病丸刀剑们。
长谷部手里端着个托盘,托盘里是一套看起来不错的衣服。
“请更衣。”长谷部一脸傲娇【?】地将托盘向前送了送。
清荷爹望向门口露出的一角雪白衣物,仿佛看见了某只鸟太刀搞事的笑容。
“不,我准备了衣服,请……”
“请更衣!”长谷部一步不让。
“呃……”
“您是怀疑我的眼光吗?”加州清光眼神哀怨。
不不不小清光的眼光最好了!
“还是在怀疑虎彻真品的鉴赏水平呢?”蜂须贺印堂发黑。
别别别千万别露出这么危险的表情啊!
清荷爹苦着脸爬起来穿上那身衣服,洗漱完毕,到大厅里等开饭。
大厅里已经有人等候了。
雪白的鹤丸露出一个搞事的笑容:“老伯~作为本丸的审神者,今天您要和我们一起出阵哦!” ~(≧▽≦)/~
沉默。
“老伯有听到吗?” ~(≧▽≦)/~
沉默。
“诶?”(°ω°)
“……你个小兔崽子……”(▼ヘ▼#)
“纳尼……”(⊙▽⊙)
“带头搞事的就是你吧?!用一根破糖葫芦把我闺女拉去打仗的也是你吧?!要不是我闺女有点本事就回不来了啊!把你吊在走廊上一点都不冤枉你啊!我还没找你算账你就自己给我跳出来了啊!”(▼皿▼#)
仇人相见分外眼红。
清荷爹撸胳膊挽袖子就要冲上去削鹤丸一顿狠的。
“啊啊啊救命啊!”鹤丸见势不妙站起来就逃。
“到我这儿连糖葫芦都没有,一套破衣服就想把我支战场上去?!没门!”
幸亏清光安定见机得快,一左一右架住了要暴走的清荷爹:“您冷静下!消消气啊!”
鹤丸:搞事失败×2。
当然,清荷爹上战场的事情也就此作罢。
“老陆啊,这是你那组远征名单,小孩子嘛,就是要出去玩玩、长长见识。去吧,照顾好女人和孩子啊。”
陆奥守·病丸·吉行捧着写有“乱藤四郎、大和守安定、加州清光、五虎退、秋田藤四郎”的纸张欲哭无泪。
谁来告诉他,这一队里面哪个是女人、哪个是孩子?
“女人”都比他还爷们,“孩子”都比他岁数大!
“左文字,哟,这是一家三口啊。虎彻,这也是一家三口啊。得嘞!你们两家人也组一队远征吧。一定把孩子看住了,别让乱吃东西啊。这几个小判,两个当家的拿着,路上给孩子买些点心水果吃吃。”
几枚金币掉在江雪和长曾祢手心里。
左文字一家无异议,虎彻家的蜂须贺却一直在不满地吵嚷:“老伯你脑子坏掉了吗?!为什么这个赝品是当家的啊!谁跟他一家三口啊!”然而抗议无效,被苦笑的长曾祢用胳膊一架,拉走了。
其他人出阵的内番的该干嘛干嘛去了。
做完了安排的清荷爹拉着闺女的日本号喝酒侃大山去了。
病丸刀剑VS清荷爹
刀剑完败。

评论 ( 2 )
热度 ( 19 )

© 莲花不姓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