莲花不姓白

主刀剑乱舞,乙腐通吃,也都写,经常写在同一文中。ky莫来

刀剑乱舞·病丸日常【三十四】

☆请戳目录看第一段注意事项,否则雷到不负责。
——————————————————————
今天的病丸里也弥漫着浓重的中药味。
宗三左文字从未如此思念他的现主。
那个毫无女人味的疯女人至少不会逼着他喝他根本不需要的药,更何况这药还往死里难喝。
然而他的现主清荷替父亲打捞日本号去了,清荷爹暂时代管本丸。
然后在代管的这段时间里,强迫他喝据说能使身体强壮的汤药。
“小夜,清荷前些日子做的柿饼还有吗?”
乖巧的蓝发小孩摇摇头:“老伯说,哥哥吃的药跟柿饼不对,所以有也不能吃。”
“即使辗转于手握天下之人身侧,也不过是笼中鸟儿。一世流离苦,半点不由身——”
宗三觉得自己要疯。
这汤药据说是清荷家祖传秘方,由本丸医师药研藤四郎一手炮制,轻轻抿上一口就苦得他直翻白眼,本来就忧郁的面容更是愁云惨雾。
不行,身为刀剑,好歹也得死在战场上。虽然死了就算解脱了,可被药活活苦死估计下辈子也是个苦命,笼中鸟也得挣扎一把,要不这死得也太丢人了。
抱着今天就要鸟死笼破的决心,宗三到办公区去找清荷爹。
办公区空空如也,这让他有种一拳击在棉花上的感觉,来之前给自己打的气泄了大半,反而忐忑起来。
“幸好清荷不在,否则她会一边狂笑打滚一边捶地,然后带着戏谑的笑脸,对着我唱‘啊咿呀咿哟’……啊,我到底在想什么啊……她在的话我也不用吃药,更不用这么丢人。不,现在不该想这个吧……”抱着忐忑的心情,宗三走在长廊上寻找清荷爹,却总是不由自主地走神。
“嘿,宗三,药吃完了?”
宗三一个激灵,低头看去,自己要找的人正在离自己不远的地方,坐在回廊边和莺丸喝茶。
“吃完了。我正要找您。”
“找我?你是想要出战还是远征还是做近侍处理文件?”
“都不是。”宗三轻轻一叹,“我只是想知道,您为什么总让我吃药?我的身体好得很,无伤无病。”
“可是你这么瘦弱,各项数值也不高,很显然健康状况不好啊,不是没伤没病就算健康的。”
宗三非常想揪着清荷爹大吼老子数值不高是因为再刃过身体瘦弱是源于设定跟健康状况半毛钱关系都没有,然而他还没有付诸实施,有一句话悠悠飘进耳朵里。
“除了身体健康还有心理健康,你天天不高兴,我觉得你有点抑郁倾向。”
“抑郁……吗?”宗三愣住了。
这个词,他从清荷那里听过,他明白是什么意思。
“或许吧。如果您也有和我同样的经历,大概也不会高兴吧。身为刀剑,被收藏、被玩赏、被信仰,却不用上战场——据说得到我就能得到天下,然而拥有我的掌握天下之人,没有一个是用我拼杀得到天下的,多么讽刺。再刃过,数值低到毫无价值,只不过有点象征意义,至于外表是骨瘦如柴还是脑满肠肥都无关紧要。啊,就像那笼子里的鸟儿,就算是凤凰也早就不会飞了,不过是豢养着、得人夸赞一句祥瑞难得罢了。”
“你说完了?”
“诶?”
“就你还笼中鸟啊?!”清荷爹一把抽出了宗三的本体,食指中指叠着铛铛铛弹着他的刀面,震得他直缩脖子,“你看看这宽度,看看这厚度,就算是鸟也是金刚鹦鹉能手撕鸟笼这样的啊。反过来,要说刀形和人形有关系,我觉得你应该是个壮汉才对啊。”
“可我确实……”
“确实怎样?确实战力差?拉~倒~吧,你就算再刃过也是有刃的,你要是觉得自己惨,那老莺活不活了?”清荷爹一指身边躺枪微笑的莺丸,“你问问老莺,他开刃了吗?他上过战场吗?他跟你似的愁眉苦脸了?”
莺丸:尴尬而不失礼貌地微笑.jpg
“因为象征意义被人抢,说明你还有意义。再说了,刀不在人手上,那有个毛线球的意义?换主人总好过只有一个主人最后被陪葬吧。鹤丸陪葬了,不也被人挖出来了?他要是就那么埋着,锈了烂了,还有什么意义?再不然你问他,他是愿意埋着,还是愿意出来换个主人接着干活?虽然盗墓本身不是什么好事吧。说被信仰那就更奇怪了,咱家有不少刀都是供在神社里的,人家介意吗?”
“啊……好像也有道理……这么说,您还是有意向让我出战的吧?”
“不想让你去打仗我为什么给你养身体?吃饱了撑的?”
“好的,我明白了。”宗三优雅站起,“谢谢您的好意。但是,您的药对于付丧神来说,真的没什么用,反而是‘心药’比较有用呢~”
“早知道跟你唠唠就行,我还不浪费那么多药了呢!”
于是,第二天宗三不用吃药。
他高高兴兴带着哥哥弟弟远征去了,回来还得说一声“我不回这儿还能去哪儿啊”。
清荷爹表示:你也别当什么金刚鹦鹉了,你就是那凤凰,爱飞多高飞多高。
清荷回来之后表示:既然我爹都说你是凤凰了,你就可劲儿飞吧,反正病丸存在一天,就能给你当一天后盾。咱不是梧桐树,但是歇歇气还是可以的。

评论 ( 5 )
热度 ( 18 )

© 莲花不姓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