莲花不姓白

主刀剑乱舞,乙腐通吃,也都写,经常写在同一文中。ky莫来

刀剑乱舞·病丸日常【四十四】

☆请戳目录看第一段注意事项,否则雷到不负责。
——————————————————————
每个人的思想感情都是不一样的。
其实刀男也是,有了人的身体,就有了心、有了感情。
这种差异具体表现在本丸的几对情侣身上。有意料之中的,也有意想不到的。
至于邻居们议论为什么清荷能在为前男友发疯、心里悄悄念着太郎太刀、跟小狐丸暧昧不断还跟镇守府男提督相亲的同时,还能允许家里的刀子搞基,清荷完全没放在心上。后来被人当街截住,指名道姓问到脸上,质问她是乙女婶还是腐婶的时候,清荷就扔给人家俩字:“扯蛋!”
长谷部怕她跟人交恶,旁敲侧击地打听。清荷一撇嘴:“你又不傻,怎么也净问废话呢?全本丸就我一个女的,就算我看上三五个收房十几个,还剩好几十单身大老爷们,难道他们活该打光棍儿?就不许人家彼此慰藉、丰富情感生活?我是异性恋身边就不能有同性恋?这种事哪能分这么清楚?”
长谷部想了想,也是,自己屋里还有个大祖宗呢。
话说长谷部的“大祖宗”恋人,一般人都想不到。谁呢?就是同担拒否主厨组的巴形薙刀。这俩都是名声远播的主厨,在各本丸争得不可开交。病丸原本也是,清荷不能理事时,都是长谷部做主代理、其他人协理。巴形来后,已经不像岩融要带娃,每天只是内番、练级、黏清荷。长谷部起初还犯酸生气,后来发现巴形就一雏鸟情结的傻白甜,于是三言两语把人忽悠走了,再一忽悠就不可描述了,忽悠的时间长点儿……这傻孩子就没他不行了。
那句话怎么说来着?骗一阵子是骗,骗一辈子是爱?
至于后来静形薙刀降临,看自家兄弟对长谷部千依百顺,火冒三丈差点把长谷部挠成土豆丝下锅醋溜,都是后话。
现在且说长谷部,一想起大宝贝儿,嘴角就不受控制疯狂上扬,再一想自己当初是怎么忽悠的,脸皮都要烧炸开——花言巧语背后,国宝付丧神也不过是个纯情小伙子罢了。清荷一看他傻乐的样儿,就知道他心又飞了:“这儿不用你了,回屋给媳妇烧茶水去吧。”撇嘴,嫌弃,什么国宝老神仙,跟个情窦初开中学生似的!
中学生?对了,本丸里那几个运动服穿得像中学生的,也都成双成对了。莺丸和大包平这一对,清荷总觉得看一眼就被洗脑。明明是一优雅一豪壮的美男,可每次看到,她眼前都浮现情景剧。
古老的农村小房,窗户上还贴着红喜字,炕上叠着牡丹被面。新婚小两口坐着唠嗑,唠着唠着开始拌嘴。大包平没事儿人一样出去干活,小媳妇莺丸侧坐炕沿生闷气。大包平干完活回来掀帘子进屋,看他还坐着没动,就坐到他背后,两手往人肩上一扶,带点小讨好的笑:“呀,这是还跟我闹别扭呢?”莺丸要是还生气就一扭身甩掉他的手,要是不生气就用手肘撞他肚子一下然后偷偷笑……
甩甩头,把幻想场景甩出去——这都什么乡下傻爷们哄媳妇日常啊!大包平就算了,莺丸段数比小媳妇高多了好吗!
还有堀川和和泉守,根本就是养成系。和泉守比堀川小那么多,从在土方身边的时候,堀川就各种照顾帮助。按理说和泉守应该把堀川视如父兄,可堀川的样子根本就把自己当童养媳了吧?或者更像小丈夫娶大姐?
还有次郎和日本号,酒友喝多了不小心滚一起去了,酒后乱性好孩子不要学啊。还好两人都豁达豪迈,事后没尴尬,反而情投意合起来。身高什么的也都般配,就只是俩人的外表,坐一起一瞅跟花魁待客似的,怎么看怎么喜感。
至于石切丸和笑面青江,他俩在一起的几率挺高,没人觉得奇怪。有趣的是,笑面青江口花花,但他上战场的时候多,还真没见过什么太黄暴的事儿,纯洁得很;反观石切丸,他活得又长,又供奉在神社里头听人祷告给人治病消灾,就一走家串户的知心大哥,什么事儿没见过啊,老司机一个。单纯干净的荤段子手对上套路熟练的老实头子,闺房之内还真不知谁能折服谁。
最让人无语的是江雪和数珠丸,谁也不知他俩是怎么凑一起的。都是佛教徒,还没山伏那么包容,因为派别关系彼此都觉得对方是邪教。然而他俩真凑一起了,清荷猜是不是两人辩论谈道打嘴炮打出感情来了。两口子每天除了焚香写经就是对坐喝茶,说话都少,喝茶时还喜欢吃干果,把清荷的零食啃掉大半。宗三咬牙切齿地去了万屋,回来给兄嫂面前扔了几大袋不开口的松子和大榛子,扬言不嗑完不给出屋。
说到宗三自己,跟老同事药研在一起。一是知根知底,二是铜钱君向来强势,宗三颓废一句,他有十句把人鼓动振奋了。还有个隐藏原因,宗三是有名的不高兴脸,就算高兴眉眼也是垂的,气质哀愁幽怨堪比林妹妹,而本丸铜钱君就好他这口儿,就看他心事重重泫然欲泣还时不时带点嘲讽感的小模样特下饭,大概是个S系?不得而知。
长谷部回屋陪爱人去了,谁来陪伴审神者、以便随时帮忙呢?当然是可爱又可靠的初始刀啦~不过,今天的初始刀有话说。
加州清光委委屈屈的:“清荷你总威胁安定干嘛啦?!”
清荷一叹气:“我怕你被他欺负啊……”
“我不是女孩子啦!他欺负我我也会欺负回来啊。”
“哦,我忘了……”
我的审神者是闺蜜结婚时会威胁新郎的性格,我作为她的闺蜜,男朋友经常被威胁。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

评论 ( 9 )
热度 ( 26 )

© 莲花不姓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