莲花不姓白

主刀剑乱舞,乙腐通吃,也都写,经常写在同一文中。ky莫来

刀剑乱舞·病丸日常【四十五】

☆请戳目录看第一段注意事项,否则雷到不负责。
——————————————————————
“我咬人可疼可疼了!”
“噗——咳咳咳……”
长谷部拉门进来,就看到小狐丸一脸凶萌、清荷呛了水趴在桌上咳得满脸通红。
“小狐丸殿下,阿鲁基,你们俩能不能不要让我每次进来的时候都看到奇怪的场面?”长谷部表示自己很心累,“要不然,下次你们两个单独相处的时候,在门外立个牌子好了,上面贴张纸,纸上写‘前方高能预警’好不好?”
清荷咳嗽完了爬起来:“我就不该让你们上B站,还前方高能预警,我们俩哪儿高能了?话说回来,你来干嘛的?”
长谷部抽了两张纸巾擦净桌上水渍,把一叠文件放在了桌上:“阿鲁基,这是狐之助刚送来的今天份的文件,请签阅。”
清荷认真地处理着文件,小狐丸去用牛奶和油豆腐招待了狐之助后,和长谷部到另一边的茶几旁坐下来。小狐丸给长谷部斟上茶、装上茶点碟子,长谷部对清荷从现世带来的各种零食已经见怪不怪,然而毕竟没怎么吃过,好奇心还是有的。
“吃点甜的放松一下吧,长谷部君,别总是过于严肃过于紧绷。”小狐丸低声劝说着,把一碟麻糬一样的点心向前推了推,“甜配绿,酸配红,瓜子配乌龙。这个花茶是绿茶底加花朵窨制的,吃点甜味点心很合适。”
长谷部拈起一块,触感比麻糬更加白软细腻,中间还有牛奶味道的半流动注心,轻轻一咬满口甜香:“我也想放松一下,奈何天不遂人愿。”
“长谷部君碰到什么难处了吗?”
“小狐丸殿,恕我直言,阿鲁基情况特殊大家都知道的,可您也别太顺着她胡闹吧?胡闹就胡闹了,能不能……emmmm……悄悄地满足她一下就好,还是不要被大家看到了吧,毕竟阿鲁基是现世的姑娘,生活习惯、言行举止和我们不一样。”
“在下并没有和主人胡闹啊……”小狐丸也深感头痛,“在下显形虽然晚了几天,可要说来到本丸的时间却是和加州一样的,关于主人的事情还是知道多一些。主人并不是小孩子,不会粘人缠人,也不很任性,与我等相处亲切但也都保持着一定的距离。在下只是与主公有共同习性、因此更加亲密一些,别无他想。”
“正当倒是正当,不要每次都让人误会好不好呢?”
“是您每次进来的时机都太过恰到好处了吧?”
“如果不是一直很糟糕的话,怎么可能每次都恰到好处啊!明明就是不管我什么时候进来,你们都在做看起来就很奇怪的事啊。”
“身为异性的主人在休息,在下偷偷睡在旁边的确不合适,被您看到、被短刀们以讹传讹、被同僚们教训都是必须承担的后果。然而今天一切正常什么都没做啊。”
“那我进来的时候听到的那句话是怎么回事?!”
“那不是在下战斗时常说的话么?”
“您平时是怎么说的?”
“被野狐咬一口可是很疼的!”
“您今天,刚才,是怎么说的?”
“我咬人可疼可疼了!”
“这一样吗?!”
“意思是一样的啊长谷部君。之前的‘野狐’是在下自指,也就是‘我’啊;‘可’字是主公故土的语言,可以表示程度较深,也就是‘很’、‘非常’。您看,这是同样的意思嘛。”
“呃……真的诶……”长谷部觉得有哪里不对,却又说不出来,“您确定这是现世阿鲁基家乡的说法吗?”
“可以确定。关于语法已经问过歌仙了,关于发音等也问过主人了。”
“歌仙说没有问题,主人……唔……喷了在下满身茶水,想必是听到故乡方言太过惊讶所致。”
“是吗……”长谷部将信将疑,还是觉得不太对劲。
恰巧这时,清荷批完了公文:“长谷部,我做完了,你来看看有没有什么问题。”
长谷部顿时心情大好。
清荷自己觉得没有领导方面的才能,管理本丸一向是和近侍、本丸大管家以及相关刀男商量着做的。这种做法让一本丸的刀子们都很放心,长谷部更是开心不已,做事越发谨慎周到。
长谷部将文件仔细检查过,确定没有什么纰漏,又整理了一遍,方才拿出去交给狐之助。
咦,似乎忘了点什么事?好像不是什么要紧的事,既然无伤大雅那就算了吧,会想起来的。
直到某一天,清荷跟着练级的新刀们去了合战场,听见小狐丸一嗓子“我咬人可疼可疼了!”这次没有茶喷不出来,笑得抱着肚子捶地。
回到本丸,清荷就挨个儿问和小狐丸一起出阵过的刀,大家表示他最近都是这么喊的,别的刀子问起来,他就说是新学的主公家乡方言,让大家好生羡慕,纷纷表示也要学一句来说说。本丸里会中国话的除了清荷就是五虎退,很多刀子不好意思直接问清荷,五虎退性格又随和绵软,所以天天被上门求教,着实火了一把。
清荷觉得这样不行。
后来,一个凉风习习的下午,小狐丸趴在清荷腿上享受顺毛。正舒服得要睡过去的时候,听见清荷说:“小狐丸,我再教你一句吧。”
“诶?那句不好吗?听说那句话很流行,大家都在说。”
“你从哪里听来的啊……大家都说就没特色了,再说那句话也过于可爱,不能威慑敌人。你可是稻荷神的作品,要威风一点。”
“怪麻烦的。这样吧,你给我讲一个你们那里关于语言的笑话,我就不说了。怎么样?”
“好啊~”
晚上,清荷悄悄打开了电脑,确定了记忆里这句话的出处。
果然没错……
万幸万幸,幸好包括小狐丸自己在内没有刀子知道,这句“我咬人可疼可疼了”出处是一只龟……

评论 ( 6 )
热度 ( 8 )

© 莲花不姓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