莲花不姓白

主刀剑乱舞,乙腐通吃,也都写,经常写在同一文中。ky莫来

刀剑乱舞·病丸日常【四十六】

☆请戳目录看第一段注意事项,否则雷到不负责。

——————————————————————

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

这世间有一种美好,叫做青梅竹马两小无猜。

如果有青梅竹马的小伙伴,那是一定要珍惜的。就算没有青梅竹马,竹马竹马也很好啊。

只可惜江雪左文字并不这么想。

江雪没有青梅,也没有竹马,但这不妨碍他明白两小无猜的美好。他明白这种美好,然而自己没有,所以很希望自己的弟弟能够拥有这种美好。

理想和现实没有背道而驰,然而他看着庭院中的小小身影,觉得还不如背道而驰呢。

庭院中,蓝色硬发眼神凶恶的孩子罕见地露出了柔和的表情,只是微笑,却足以让人感觉到他的开心:“今天也在同一队伍里,我很高兴。”

他对面,白金发色的孩子低着头,微喇叭袖下面纤细的手指交错扭着:“小夜高兴我也很高兴~但是,作战什么的……不想去啊……”

小夜疑惑地歪了歪头:“阿退没有要复仇的对象吗?”

五虎退的脑袋垂得更低:“复仇这种事情……从来没有想过要向什么人,小夜对不起……”

“比如上次那个戳了你的五花枪?”五虎退前些天刚被一把五花金枪一枪戳成中伤,哭着回来的。

“啊!不可以的!那个是小斗笠的同僚。而且岩融先生已经教训他了。”

“那么这次我们亲手小小地报复一下怎么样?”

“小小地……吗?”

“嗯,小小地恶作剧一下。”

“像鹤丸先生平时那样吗?”

“说到鹤丸先生,我们可以向他借道具。”

“好,我们可以和他开个玩笑。”

小短刀手牵手跑远了。

江雪面上依然沉静,心里已经疯狂呐喊。

出息呢?!出息呢?!

你好好看看那是五虎退啊!出身好、留过洋、切开黑!机动比你高多了!

而且你要跟谁借道具?!你们都被鹤丸带坏了啊!

更何况人家自己都不报仇,你还怂恿人家!

江雪拒不承认自己是对粟田口家以“天下短刀皆吾弟”为信条的长兄心怀戒备。

别以为他不知道,小夜刚显现的时候,就被主上叫错过“小夜藤四郎”!

虽然清荷表示只是一时顺口。

同样是一家长兄,同样是一头浅蓝毛,一期一振怎么就那么招人喜欢?!

全本丸的弟弟都往他那儿跑!

他粟田口自己家的不算,打刀太刀不算,总跟一期粘一起的,有数珠丸的弟弟青江、虎彻家的弟弟浦岛、贞宗家的弟弟太鼓钟和物吉、织田组的不动行光、形单影只的日向、堀川家的堀川国广、来派的爱染,还饶上一个短刀模样的大太刀萤丸!

别说各家弟弟,就连哥哥都没禁得住诱惑,比如今剑。

上次还以看望受伤的五虎退为名,拉小夜去粟田口家的房间玩。招待特别周到,那个亲热劲儿,不知情的看了非得说他才是小夜亲哥。

江雪的和睦之道有点坚持不下去。

大概所有家长都是这个想法:我养的猪是用来拱白菜的,不是用来被白菜拱的。

何况现在对面明显不是白菜,是盖着白菜叶子的猪。

江雪觉得自己的三观扭曲得跟旋风土豆似的,再扭大发点儿就成浪味仙了,要是能扭三圈以上折吧折吧下锅一炸就是天津大麻花。

弟弟有朋友是好事,笑容也多了,眼神也温柔了,这是事实。

他阖目,叹气。

“是我的修行尚不足,才有这些阴暗诡谲的想法吧。”

“江雪师父的想法,在下猜想不到;但是在下有个想法,江雪师父可否一听呢?”彬彬有礼的话语近在咫尺。江雪一转头,看到的是温柔微笑的一期。

江雪顿时觉得自己的毛都炸了起来——如果他有毛的话。

什么?头发?那个太长了,炸不起来,不算。

“您请讲。若能避免争斗、实现和睦之道,我十分感激。”这话是真心的,江雪实心实意想从一期这里听到解决问题的方法。

一期蹲在他身侧,微笑着举起右手食指:“明天的万屋商业街祭典,我们带着弟弟们一起去玩吧。”

“唔?”话题转得有点儿快。

“家庭联谊哟~粟田口、虎彻、贞宗、堀川、青江……还没有决定的只有您啦。”一期笑得和气愉快,眉眼弯弯。

“唉……让宗三带着小夜去吧,我就不……”

“人各有志,一期君请勿多费口舌。”轻盈的足音步步走近,江雪抬头就看见了数珠丸小巧的下颌,清丽脱俗然而又莫名艳魅。

个信奉邪教的妖僧!

“江雪师父虽然头顶长发飘飘,奈何心还是秃的。我等本质是僧刀而非僧人,同一刀派共同生活,说来也算不得出家入道。他非要自找苦吃,您又何必劝他?”

“无论刀、人、或付丧神,皆可探寻佛道……”

“在下不懂佛道,在下只是想说,宗三也是弟弟,也有对兄长撒娇的权利。”

正欲与数珠丸辩论一番的江雪霍然站起:“多谢点拨,我这就去准备浴衣。”

暗蓝的天空绽开朵朵花火,空气中荡漾着烧烤的油香和熬糖的甜香,摊子上成排的小灯笼红亮温暖,摊主的吆喝声脆亮喜庆。

江雪木然地看着浦岛围着乱献殷勤、青江往石切丸嘴里塞棉花糖、太鼓钟和爱染牵着手乱跑、信浓搭着不动啃小丸子、药研一脸宠溺地给宗三捞金鱼,最难受的就是穿着朴素的小夜乖乖跟在打扮华丽的五虎退身边还分享同一根苹果糖。

粟田口的孩子全身装备都是他家大哥给置办的,一个赛一个精致华丽,又各有千秋十分可爱。而左文字家的一应物品也是长兄经手,僧刀自己一贯的朴实无华,两个弟弟自然也风格统一。两把太刀都按自己的心意装饰弟弟,导致两把短刀站在一起视觉效果十分惊人。

纵然江雪不在意外表,也不愿意看着自家弟弟和别人家弟弟有这种落差——他是僧刀他弟弟不是,虽然出阵穿着袈裟也是个普通的孩子,虽然之前命途坎坷,但现在就应该享受别人家孩子都享受的生活。

所以现在是什么心情呢?

气不忿弟弟和一期更加亲近?

担心单纯的弟弟吃五虎退的亏?

觉得自家和粟田口家不门当户对?

对经历坎坷的弟弟抱有愧疚感?

修行之人,牵挂的都是红尘事,不静,不净,不敬。

恍惚间有那么一瞬,他觉得数珠丸说得也有点道理。

“江雪师父,你我都是做人家长兄的,有什么顾虑直说便了。”一期一振手里拎着弟弟们买的东西,走到他身边,“您看小夜和阿退,在一起多开心啊。我们希望的,不就是弟弟们快乐吗?”

“阿退是什么样,您比我更清楚。”

“我清楚,所以我知道,当他喜欢谁的时候,那都是好处。阿退从来不是坏孩子,在战场和小夜又是极好的搭档,您有什么不放心的呢?”

江雪叹了口气。

自己是有点无理取闹,导致现在无话可说。

简直像个担心孩子谈恋爱紧张到神经质的老爸。

“说起来,江雪师父要不要加入我们兄长联盟?”一期笑容灿烂,“大家在一起交流对弟弟的教育经验、分享萌照、关注动态,您还可以随时监督阿退哦!”

“请务必让我加入!”江雪眼睛一亮。

一期与其他各刀派兄长遥遥相望,会心一笑。

很久之后,江雪从清荷嘴里了解到了“安利”“卖保险的”等词语,并把它们严丝合缝地套在了一期脑袋上。

五虎退:“小夜你不要吓我啊,我不记得一期哥经商过……”

小夜:“是江雪哥哥说的,他说你哥哥卖安利卖得非常好,卖保险肯定也是人才。”

五虎退:“诶?!江雪师父怎么知道?!难道他看到过吗?”

小夜:“他说他买过。”

评论 ( 4 )
热度 ( 19 )

© 莲花不姓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