莲花不姓白

主刀剑乱舞,乙腐通吃,也都写,经常写在同一文中。ky莫来

碎碎念(3)

今夜凉爽,在好友家的小屋休息。

躺下之前看到月色明亮,不由得脱口而出:“啊,大月亮!”

阿随走进来刚巧听见,说:“太过直白了,完全意想不到。”

我笑:“大月亮就是大月亮,又大又亮,有什么直不直白?”

阿随:“我以为会看见你倚着窗台说‘月色明如水,洗梅作琼枝’什么的。”

笑倒在床。原来我给大家的印象是这样的吗?

想想以前,别的朋友好像也说过这个话。其实,我真的没什么诗情画意,不会看到什么就念叨两句,尤其在身边都是至交好友的时候,更是想什么就说什么,不会故作文艺,当然也不会口无遮拦。

故作文艺,那是没意思;口无遮拦,那是没家教。没意思的话可以翻成有意思的梗,没家教的话却只能让人日渐孤单。与其没家教,还不如没意思。

至少没意思还能显得老实忠厚,挣一波人缘——装模作样也算是有模有样。有了外边的模样,就容易相处;相处久了,日久见人心,内在也就补全了,也就收获了至交好友。

至于没家教,第一次见面可能还好,第二次第三次……越来越暴露出讨人厌的一面,本来可以成为朋友的人也会飞走了。

有礼有度,言出必行,不黑白颠倒,不两面三刀,此人方可交。

被阿随招待吃炖鸡,极其香软入味。感叹:“你是下了多久苦功,才练成这手艺?”

阿随笑问:“你觉得这盘鸡肉能值多少钱?赶快定价,然后付款!”

我想了想:“就这手艺、这内容,给你一百我都嫌少。可是这要算起来,阿随你赔啦!”

阿随:??

我:“那我得跟你要茶钱、水钱、酸奶钱、各种蔬菜钱和肉类蛋类米面水果钱,算不完的算。诶,对了,你去年在我家吃了大螃蟹,那可是家母旅游买的生猛活蟹,用冰块镇了空运回来的。螃蟹钱不算,飞机钱你给我出了吧!”

相视大笑。

这个梗真是过不去了。

评论

© 莲花不姓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