莲花不姓白

主刀剑乱舞,乙腐通吃,也都写,经常写在同一文中。ky莫来

刀剑乱舞·病丸日常【四十八】

☆请戳目录看第一段注意事项,否则雷到不负责。

——————————————————————

耳听为虚,眼见也不见得为实,尤其是照片。

不说摄影师的手法高低,也不说逆天的美颜功能,就说这人还有上相与否的区别。现在连动态都能修了,上哪儿说理去?

刀剑们看过《活击》和《花丸》。对他们来说,看这个和人看电视剧没什么区别:活击算战争片略带武侠成分,花丸就是家长里短的生活片。所以当他们看着自己的同体和自己、以及同体之间的相貌差异,除了点评一下这个美那个丑,也没什么其他的话。

只有鹤丸,在看到自己和同田贯一起在花丸显现的时候,指着屏幕说了句“正国不长这样”。

“诶?!”满屋刀子异口同声惊叹了一下。

笑话,官方立绘是公开的,同田贯正国大家也不是没见过。中等身材,肌体强健,肤色微黑,圆眼金瞳,略带稚气的圆脸上贯着一道英雄疤,黑发简单地剪成极普通的短发,灰黑色系的服装特别朴素……他怎么不长这样?

众刀子一副“听你鬼扯”的表情瞪着鹤丸,长谷部更是坐到他身边郑重其事地说:“鹤先生,请不要轻易质疑官方。”

只有莺丸捧着茶杯对身旁的同僚们微笑:“千人千面,鹤说的不无道理哦。”

好吧好吧,知道你们动物组关系好了。

病丸缺东少西,唯独不缺茶叶。爱喝茶的老刀坐在一起,时间长了彼此昵称不断,鹤丸年纪稍小,简直被宠成宝宝。

陆奥守掏出手机、调出同田贯的官图,按照鹤丸的指挥一顿神修后递给大家传阅:“咱技术不咋地,不过差不多就这样儿了。”

鹤丸一拍大腿:“就是这样!”

只见手机屏幕上是个老实巴交的男青年,打扮简朴得扔人堆里就找不着,要是没有脸上那道疤,肯定会被当成进城卖菜的农村小伙。跟立绘上朴实刚健小黑虎一样的青年武将判若两人,跟本丸美帅酷炫跩的各位刀男也画风不符格格不入。

众人:我读书少,你不要骗我。

乱藤四郎边看边笑:“你这不是等于说官方OOC吗?”

“并不是哦!”鹤丸坏笑着举起食指摇了摇,“花丸、活击、立绘,三个我都长得不一样,都是官方啊。等他来了,你们就知道,官方不会OOC的!”

这算什么意思?

一群刀子把鹤丸推倒在地威逼利诱,也没能让这只大白鸟解答疑惑,看来是一定要“见面有惊喜”了。

好在并没有等多久。

某一天,清荷嘿咻嘿咻地从锅里拽出了一把朴实无华的刀。

“这到底是打刀还是太刀啊!”清荷哀叹,“怎么这么沉啊!”

当天的近侍鲶尾一看这把刀,转头就往外跑。不一会儿,全本丸的刀子都来了,短胁打站了一屋子,挤不进来的大个子都在门口露着脑袋。

“这个就是同田贯正国了。”鹤丸在旁边指点着,“我们都是个体,他应该算集合体,很特别的。”

“所以说今天就见面有惊喜了是吧?大家都看好了,二哥你记得把手机开摄像啊。”

陆奥守左手端着手机,右手比了个OK:“开了!”

“行嘞!”清荷吃力地把刀在自己怀里扶扶正,对准了陆奥守的方向,召唤了付丧神。

粉红色的柔美樱花中,现出了灰黑色的刚硬身姿——同田贯正国的样子和立绘一般无二。

“鹤姥爷你输了!”

同田贯刚现身,就觉得半边身子传来柔软触感,扭头看见一个女人正抱着自己对面前的鹤丸国永说笑。

他茫然了。

顿时众刀惊叹,异口同声地发出一声:“诶???”

清荷见大家神情不对,抬头望去,就看见了同田贯满脸茫然,和陆奥守修过的图无限接近。

怎么眨眼之间就变样了呢?

鹤丸先反应过来,伸手把清荷拉到自己身边,介绍道:“这是本丸之主,叫她清荷就好。清荷,这位就是同田贯正国,和我们一样是刀剑付丧神。”

大家彼此见礼已毕,安排了相关事宜,鹤丸才把事情的来龙去脉对同田贯说了。

同田贯抓抓头:“我觉得刀剑嘛,实用性最重要,朴实刚健就好了,所以也没太注意自己长什么样子。”

清荷特别认真地说:“是很朴实没错,也蛮可亲的。”

“诶?可亲?真的吗?”

“嗯,你现在这种迷惑不解的样子也蛮可爱的。”

“呃,抱歉,我刚现形,还不是很理解。”

“没关系没关系,慢慢适应就好。”

看着清荷和同田贯只顾着聊天,鹤丸适时插了句:“所以你还是不知道他为什么会变脸?”

“为什么呀?”

“很简单。他立绘上表情多凶,花丸是日常,日常当然不需要露出那么凶的脸了——哪有人日常做什么表情都横眉立目的呀~”

清荷再次看了看同田贯平和的脸,刚挺的直眉没有皱起来,金色的眼睛也没有睁得圆溜溜,就是个朴素到木讷的青年。

有道理诶~

表情和气质不一样了,看起来自然就不一样了。

同田贯正国,就是个老实孩子,还带着初降人世的懵懂和纯真。

歌仙:“虽然事实的确如此,但是清荷你是怎么做到对着一张十八岁以上的脸说出‘初降人世’这种话的!”

清荷:“那么,先生来告诉我,他降临几年了?”

歌仙:“他……算了当我没说。”

跟山伏一样,同田贯也醉心于锻炼身体打熬筋骨。山伏把做力气活当成修行,同田贯是把做力气活当成磨砺自己的途径,外加热心肠,所以不光是山伏的工作被分掉大半,就连跑腿这等小事他都抢着干,勤勤恳恳任劳任怨。帮完忙了人家跟他说谢谢,他还红着一张脸谦虚,笑得十分憨厚。

时间长了,就连清荷回现世都经常带着他。相貌普通,再换上牛仔裤运动鞋小夹克,融入现世毫无痕迹。虽然有时候也一惊一乍,但总体还是又乖巧又听话地紧紧跟随,因为不习惯满街的新鲜玩意,有时候还有点怯生生地拉着清荷。一路上帮忙防狼防盗拎包提袋,不止一次被偶遇的熟人夸过“这是你表弟吗?孩子真可爱!”

然而,就这样的好孩子,还哭过一回。

众所周知,病丸里一开始穷,可穷了。

虽然后来不穷了,可架不住同田贯来得不算晚,可以说是赶上了苦难的尾巴根儿。

说来挺倒霉。

同田贯啊,其实是打刀,但是除了身高之外的各项指标都跟太刀看齐。什么叫跟太刀看齐呢?就是皮实、劲儿大、速度慢、眼神儿略不济。这么说吧,他跟太刀的区别就在于他能跟胁差配合开眼。

皮实、劲儿大都是好事,速度慢可以上马可以用刀装,眼神儿不济就跟胁差搭档补齐。但是跟太刀看齐有一点不好:修起来费事。时间长,消耗资源多,急需出战或者急用手入室的时候还要消耗一张加速符。

清荷还算个萌新就得去打战扩,本来等级就都不高,还穷,生生修刀修得节衣缩食。一咬牙把钱粮都换了资源,自己喝甜浓茶啃坚果,刀子吃团子和便当充饥,到最后连团子和便当都是一队六人分吃一份。

也还算个萌新的同田贯知道了,刚远征回来还顶着又饿又累的小黄脸就自请出战。清荷看着他坚毅起来、开始接近立绘的面容,劝他至少吃点团子再去,却被他以“我还可以,食物留给刚下战场的大家吃吧”的理由拒绝了。

“你看你都黄脸了,上了场效果也不好,还是吃点吧。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

同田贯抓抓头,正想说点什么,只听外面长谷部一声暴喝:“哪把刀这么费钢?!看我不刀解了他!”

艾玛无缝衔接……

同田贯站起身就出去了。

清荷以为他要和长谷部打架,赶紧追出去,却看见庭院里长谷部一脸愤怒,同田贯不见踪影。

“长谷部你乱喊什么!”

“啊,对不起啊路基。”长谷部一路小跑到清荷身边,“实在是鹤先生又受伤了,在这种资源紧张的时候……”

“别说了,同田贯误会了!”

“在下立刻就去道歉!”

“晚一点再说吧。”长谷部实心实意,清荷也不好发脾气,“你去忙你的,有我呢。他往哪边去了?”

“那边,应该是回房间了。”

放满了健身器材的房间里,同田贯埋着头趴在桌子上,一抖一抖的。

“同田贯?”清荷坐下来,拍了拍他的背。

“我还是去刀解算了,十玉钢呢。”憨厚的声音沉闷地传出来,“我现在等级不高,刀不能上战场也没什么用,解了换点资源,我又不难锻不难捞……”

“别这么说,资源会有的,哪差你这么点儿?你可是all350锻出来的,怎么算都是你重要,对吧?长谷部跟鹤丸生气呢,不是说你。”

“我现在还不如鹤丸呢。”同田贯一抬头,圆眼金瞳水漾漾,嘴抿得一条线,嘴角还不受控制地往下撇。

完蛋,硬汉型的小伙子愣给憋屈哭了。

“慢慢练呗,都是打这时候过来的。你一个打刀,能跟太刀比,多好啊!”清荷亲热地环着他给他擦眼睛,“再说了,你不在这,谁陪我去现世防狼防盗拎包提袋啊?我就算再锻一个出来也不是你了,他不愿意陪我逛街怎么办?上次的那个表演你也看不到了,格斗大赛你也看不到了,我邻居家那个小姑娘还要买蛋糕分给小哥哥吃呢。等我回现世了,人家问我‘你那个可爱的小表弟怎么不在呀?’我怎么回答?大家多喜欢你呀。”

“那我下午想去合战场!”

“行~你好好的,先把午饭吃了,我去给你找空刀链结,再镶上刀装,跟青江搭档,让清光带你们去。”

“能换搭档吗?”

“诶?青江经验足身手好,能照顾你呀。”

“他总管我叫表弟,我哪来这满嘴黄段子的表哥!”

“噗哈哈哈!”

最后搭档也没换,战场也上了,等级也升了,还得到了长谷部的道歉。

回来之后还是陪逛街帮拎包被当成表弟。

清荷曰:“孩子不错,不能欺负。”

评论
热度 ( 8 )

© 莲花不姓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