莲花不姓白

主刀剑乱舞,乙腐通吃,也都写,经常写在同一文中。ky莫来

刀剑乱舞·病丸日常【四十七】

☆请戳目录看第一段注意事项,否则雷到不负责。

☆ @鴨梓球 梓熙,为了你,双更!

————————————————————

江雪怀疑,这个所谓的兄长联盟其实是家长联盟。

万屋商业街祭典上,他被一期一振安利了这个兄长联盟,并且强烈表示了愿意加入的心意。祭典过后没几天的下午,他享用了午餐回到房间,发现桌面上不知何时被谁放了一张卡片,纸面雪白,莲花印花,淡香怡人,就是上面的字有点丑。

“尊敬的江雪左文字先生:

今日夜里,十点之后,

手合场上,不见不散。”

没有落款,只有个颜文字(*・ω< ) 。

这谁啊……

本丸里都是纸拉门,没有锁,挺多就是谁在房间里不想人进来的时候用绳子拴一下,所以理论上来讲谁都能光明正大地进来。然而这是谁写的什么东西啊?字体瘦长刚硬,没有歪歪扭扭但是也没有美感;格式约等于没有,幸亏是给他的,若是给歌仙的估计会成为第三十七个;内容看前两句是约会,看后两句是约战,十点过后手合场连周围都没人了,这大概是不想被人知道所以要私下解决。

江雪脑袋里模拟出一段影像。

一个看不清面貌和穿着的男人,昂首挺胸来到他门前,敲门无人应答,便拉开纸门光明正大走进来。到桌前,从怀里掏出一张芬芳卡片,郑重地放在桌上,可能还小心翼翼地摆好,然后可能还煞有介事地向他的座位行了个礼,然后出去、关门、离开。

那模糊的人影头顶水蓝色的短发一定是思维惯性导致的!

一期殿不可能做出这样的事情,不可能写这么难看的字,不可能不落款还画颜文字,不可能约他这个时间见面。

还是把这个未知的人等同于一期了啊……

江雪略崩溃,哀叹一声:“唉————”

设想是谁都终归是设想,他到底是得罪了哪路大神啊!

修为还不够,抄经抄经。

付丧神和真神是有差距的,僧刀跟真正的大德高僧也是有差距的。

这一下午,因着心里有事,江雪心神不宁,抄经念经皆没用。待到吃晚饭,众人来到餐厅,坐成一个大圈,就仿佛江雪手上那串佛珠,一人是一粒珠子,清荷就是那粒三通。江雪看看四周,除了三通,谁都像是嫌疑珠……呸,嫌疑人。

看看看,蜂须贺用眼角瞟他,长曾祢还一副抱歉的样子。

山伏看着他,还在跟堀川说着什么。

啊,一期一振看过来了!还微微一笑!

数珠丸也看着他笑!怎么看都不怀好意似的!

“江雪师父脸色不好啊,不舒服吗?”清荷担心地看他。

“谢关心,我无恙。”言简意赅地回答了,眼睛再不敢四处乱看,安安静静如坐针毡地吃了饭,起身回房等待约见。

罢了罢了,到时自见分晓。

时间差不多了。江雪起身,出阵装束整理齐备,向手合场而去。

夜战部队已经出发,各家留在本丸的刀也大多休息了,一个人睡的两个人睡的,没睡的要么嘻嘻哈哈地看动画,要么三五成群在屋里聊天喝酒。庭院里寂静无人,偶有说笑声微微一缕传来,又很快飘散。

树影横斜,风移影动,小溪流水淅沥,石灯幢中灯辉摇曳。

“蝉噪林逾静,鸟鸣山更幽。”江雪突然想起这句诗,只觉得无比合适。清风拂面,夜色幽美,若非要赴那个莫名其妙的约,此时与一二好友夜游,共谈佛理,何等清幽玄妙!

来到手合场外,听得门内隐有喧哗之声。江雪心中疑惑,一推门,顿时被门内的热闹扑了一脸。

手合场内灯火通明,众人席地而坐,当中摆了茶具、茶点碟子。一眼看去,不仅有一期、数珠丸、今剑、髭切等各刀派的兄长,更有明石、长谷部、歌仙这样的长辈。往旁边看一眼,本丸唯一的女性、本丸之主清荷也赫然在座,见他杵在门口还热情地招了招手:“江雪师父,来坐这儿啊!”

一期跑上来,热情地抓着他的手摇了摇:“江雪殿终于来了,联盟的人暂时齐全了!”

手合场内一片欢呼。

“所以,这其实是兄长联盟给我的聚会请帖?”江雪慢慢从怀里掏出了那张卡片,“谁写的?”

“我写哒!”清荷欢快举手,“卡纸是跟数珠丸师父要的!但是数珠丸师父的卡纸是我给买的!”

啪的一声,满室寂静。

歌仙一扇子敲在清荷身边的地板上:“只说前三字即可。”

“是。”

虽然江雪不想承认,但看着真的心头舒畅。

他坐到清荷旁边:“卡纸很好,字还需练习。注意遣词造句,勿令观者产生歧义。”

“诶?有吗?”

“我以为有人约我手合。你真的不能找一种和平些的说法吗?”

“其实她的说法是没错的,”烛台切笑眯眯搭了茬,“只是为了不被孩子们发觉,这个聚会的地点有些特别。江雪师父还好,大家一开始知道这个地方的时候十有八九都是一身出阵装束、提着刀过来的。江雪师父不愧是和平主义者,就连误会了也没有带刀。”

“我以为既然是手合,那么用场中木刀即可。”

“还是比钢刀本体要好些的。”烛台切擦擦头上尴尬出来的汗珠。

江雪将视线再次转向清荷:“既然是兄长联盟,你为什么在?”

“我是姐姐,家里好几个妹妹呢。”

“姐姐即女兄,并无任何问题。”数珠丸拍了拍清荷的头,觉得不够顺滑,又撸了两把。

“那又是怎么回事?”江雪指了指一边的虎彻家。

明明是每家的长兄才能参与的兄长联盟,虎彻家却来了两个人,长曾祢自不必说,蜂须贺也端坐当场,还对长曾祢怒目而视。

“他家情况特别。”清荷解释道,“长曾祢是兄长联盟的发起者,也就是本联盟的盟主。然而他自己只是名义上的虎彻长兄,事实上是蜂须贺,所以只好两个人都过来。”

“所以,这是家长联盟吧?”

“可以这么说。”

“嘛,快点开始吧,已经耽误不少时间了。”莺丸幽幽开口,“今天我要分享的是大包平观察日记之xxx号……”

评论
热度 ( 1 )

© 莲花不姓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