莲花不姓白

主刀剑乱舞,乙腐通吃,也都写,经常写在同一文中。ky莫来

【刀剑乱舞】交错

☆江雪x数珠丸,左右无差。

☆非本丸设定。

☆无文笔,人物崩坏,情节狗血雷,非甜,慎入。

——————————————————

浦岛虎彻有两个哥哥,都对他百般宠爱。

大哥是父亲随意捡回的弃儿,二哥是和浦岛同母所生的贵公子。

大哥性格粗犷,对弟弟是野放中加指导、释放他的天性。二哥高傲严谨,不惜人力物力对弟弟进行精英教育。

大哥拗不过二哥,所以浦岛有了一个先生和一个师父。先生教他习文,师父教他练武。

他练武的时候,先生看见了,便叹息:“世上当真没有和睦之道么?”眼睑低垂,一副悲天悯人的样子。

他习文的时候,师父听见了,便感慨:“软弱便遭屠戮,武为止戈,以杀止杀方是正途。”神色肃穆,神圣庄严。

浦岛也不知二哥怎么想的,给他找了两个带发的僧人作西席。僧人就僧人,偏偏还派别不同意见不合,你说东,他说西,你说打狗他骂鸡,生生把个小少年教得自觉精神要分裂。

他觉得,自家的先生和师父不知前世结了几百辈子的孽缘,导致这辈子都双双出家修行了还放不下对方、必要相爱相杀不可。

这个好孩子也曾调节先生和师父的关系。

坐在书桌前的时候,他试图给先生说一说师父教给他的“你不杀人,人即杀你”的道理,却听师父一声长叹:“若是取我一人之生命便可平息干戈、救那千千万万的生命,又有何惜哉!他杀孽太多,可叹可叹……”那表情似乎是把一生悲苦都写在了脸上,唬得浦岛愣是半天没敢作声。

来到武场,他也试探着对师父说说先生口口声声念叨着的和睦之道。怎奈师父完全没放心上,冷笑一声:“他说得容易,也不想杀人的人为何要看他面子、他自己能否换得那千千万万人。不如一刀劈了那杀人的人,定能免那千千万万人被杀。”浦岛哆哆嗦嗦将先生原话转告,师父愣怔一瞬,笑得更冷:“杀孽太多?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浦岛觉得,先生和师父都是真·大好人。

所以他就劝先生:“我师父不是杀孽太重,是大慈悲。”先生慈爱地摸着他的头:“他性格太过强硬,行大慈悲受大苦难,我只……怕他扛不起,过刚易折。”

劝完先生劝师父:“先生只是太过心软良善。”师父眼皮都不抬:“出家人不打诳语。生死场中打下战神之名,却用心软良善蒙骗小孩子。”

浦岛两边碰壁,自己也觉得蹊跷。若说是意见不合有矛盾,对对方的关心可在字里行间往外渗;若说他二人是彼此关爱的好友,何以同在一家教一个学生却避而不见?怕不是有些个什么恩怨过往。

少年的心里一旦有好奇的种子扎了根,就总是痒痒的,非得水落石出连根拔起方才痛快。

浦岛的二哥蜂须贺,有几个要好的朋友,其中青江、宗三、歌仙与他最好。青江是浦岛的师父数珠丸的表弟,宗三是浦岛的先生江雪的胞弟,江雪宗三尚有一幼弟小夜左文字,恰巧又是歌仙的忘年交。浦岛与小夜年龄相近,玩得甚好,便从他嘴里套出了些九转连环的往事。

那时,江雪在军中,骁勇善战有“战神”之名。同梯有一数珠丸,统率能力奇高。两人一见如故,情谊日厚,从此联手作战,攻无不克,战无不胜。

胜利返乡之后,数珠丸与江雪也时常相邀出游。江雪对数珠丸心生爱慕,却也明知道数珠丸从小就是家里给订了亲的,不好开口坏他婚约。及至知道数珠丸的未婚妻是自家一个顽劣不堪的远亲,又生出希望,忙忙地跑去告白,却听数珠丸说:“我知道你好,也知道那女儿不好,可这是幼时定下的,我无故毁约不娶,那姑娘无故被人退婚,总于她名声不好,以后也难嫁。另有一说,你还算是她表哥,我若是弃她就你,难免有人说你是哥哥撬了妹妹的墙角、说我勾搭了未来的舅哥儿,你成了什么我又成了什么呢?我既爱你,便绝不能让你背这个名声。”

江雪无奈,只得听了家里的安排,择一贤良女子订婚。本想着各自成家、以后做朋友来往也就是了,却某日突然听闻与数珠丸订婚的姑娘与人私奔。私奔了自然婚约作废,然而他自己却已经婚期将近——与当初自己两人的情况正好倒了个个儿,用脚趾头想也知道数珠丸绝不会同意。

后来,夫妻和睦,日子过得倒也好,只可惜红颜薄命,没两年,妻子一病没了。料理了妻子后事,江雪又找上了数珠丸的门。这次他连门都进不去,因为数珠丸出家为僧了。

江雪看看自家已经能支撑门户的弟弟宗三,决定也出家算了。出家了才知道,僧人也有不同的派别,他和数珠丸不是一派,两派还意见不合……

“这也太拧巴了!”浦岛听得直瞪眼睛。

小夜默默点头。

以后浦岛再也不试图让先生和师父彼此理解了。

两人拧巴一辈子,没他后生小辈说话的份儿。

后来,浦岛长大了,家里开谢师宴。先生和师父并坐上首,满堂大红喜气洋洋,恍如婚礼一般。宴席已毕,先生和师父离开虎彻家。出得门去,一个左转,一个右转。

转身瞬间,两人齐齐迟疑一瞬,又齐齐迈步向前。

无人回头。

评论
热度 ( 19 )

© 莲花不姓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