莲花不姓白

主刀剑乱舞,乙腐通吃,也都写,经常写在同一文中。ky莫来

碎碎念(2)

⭐️上次那个情绪失控就当是(1)了,我就是想试试看不开脑洞不写故事能碎碎念多少篇……
————————————————
漫展结束,工作也告一段落,照例生病,回家卧床。
听了不少八卦吃了不少瓜,当然身在美食天堂也吃了不少肉,真是得到了心理和生理的双方面满足。
说到饮食,好友送来了一小坛酒,是茉莉酿。附赠的玻璃小杯不及掌心大,淡色酒液荡漾其中,晶莹剔透,玲珑可爱。浅啜一口,甜美适口,幽香魅人,满足得忍不住眯起眼睛。
茉莉,莫离,好寓意,我特别喜欢。
然而也只能喝两杯。
什么?一起喝酒?在下家中尚有要事,告辞告辞,莫送莫送!
师弟:呵呵,怂了吧?酒呢?/doge
我:酒是我的,连坛子都是我的,送酒的人也是我的……/委屈
师弟:人是你的?!/擦汗
我:我的朋友自然是我的,不给你……/委屈
师弟:我不要人,只要酒。/抠鼻
我:酒也不给你!/😭
师弟:某花你到底喝了多少?!/😡
我:两杯。/大哭
师弟:以后禁酒!禁酒!/抓狂
所以说,这种只会损我坑我欺负我的师弟,到底要来干嘛的?/无奈
话说,我于兄弟姊妹上的缘分还真是不淡,不论感情如何,关系总还是有的。一母同胞的亲妹子有,堂亲有,表亲有,由其他关系形成的亦有,例如我这个师弟,也例如与我合作的好友。
起因是同一社团的姑娘来到我们摊子上,看着我们两个犹豫了一会儿。我好奇询问,姑娘答曰:你们两个从头像到群名片再到本人都很相似,我总是弄混你们两个,分不清谁是谁。
这个答案让我很惊讶啊……
我顺手扯过正巧路过的另一群友:你能分清我们两个吗?
群友:能啊,当然能了。
我:这才对嘛,我就说不会像到这种程度……
群友:都认识这么长时间了,一开始分不清现在也能分清了。
我:……原来还是分不清的嘛!
此后这种事发生了足有四五次,类似叫错名字甚至直接发问“两位摊主是不是双胞胎啊”的状况。最后在漫展结束后,我们一起去配眼镜,又被眼镜店老板问“你们两个是一家的吧?双胞胎吗?”
呃……并不!差了好几岁呢!这双胞胎距离有点远啊。
后来,我们对着镜子研究后得出了结论:脸其实是不像的,但笑起来的神态相似,形体相似,配件【例如双肩包高马尾宽袍大袖戴眼镜】相似,所以初识的人分不清也很正常嘛。
在此圈一下我不是双生的双生@不吃海鲜―蘑菇
啊……家里装修,大概还要闲几天吧。天气不好,温度也不舒服,两个地方的花都不好赏。没什么比一年一度又生生错过更让人遗憾的了。
闲,缓步花前。随口卦一占,成否凭天。
软,东风不暖。夭桃已花残,丁香未满。
懒,沉酣一眠。梦中现青莲,幻亦为欢。
慢,情思未乱。一曲赏至晚,余晖红遍。

评论 ( 3 )
热度 ( 5 )

© 莲花不姓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