莲花不姓白

主刀剑乱舞,乙腐通吃,也都写,经常写在同一文中。ky莫来

刀剑乱舞·病丸日常【三十八】

☆请戳目录看第一段注意事项,否则雷到不负责。
——————————————————————
老话说得好:人生何处不相逢。
海豚可以爱上飞鸟,牛奶和茶水能混成奶茶,一颗小流星咕咚一声跟地球的脸亲密接触,所以咸鱼欧皇和肝帝非酋碰面也都极正常。
就是俩人的关系特别了点。
大阪地下城的摇曳灯火中,清荷和清荷爹四目相对。
“呀~你也挖到这层啦?”兴高采烈颇有他乡遇故知之感的,是清荷爹。
“爹,这话是这么说的么?”阴森森还隐约能听见磨牙声的,是清荷。
火山爆发差点把大阪城从地底下掀了。
“老爹你闺女我给你肝出了日本号连带挖地都挖到这儿了你不肝战扩才挖到这儿还敢再咸鱼点儿吗?!”
闺女の怒火……
于是就在这昏暗的地下城某层,父女俩进行了庄严肃穆的本丸交换仪式,分别拿回了自己的本丸。
既然已经遇到了,那就干脆一起打——来都来了,干点活儿吧。
这是清荷的说法,清荷爹坚决认为,这是闺女嫌他太咸鱼、找借口监督他挖地。
地下城其实不难打,毕竟都是朋友嘛,又不是没一起喝过茶吃过点心唠过嗑。清荷轻轻松松往下走,一边走一边跟对面介绍“这是家父,请各位多关照”;清荷爹跟在后面一副家长去学校看女儿的样子,一路跟女儿的同学……呸,女儿的朋友招呼“你好你好,改天一起喝酒”。
老爹你还是回家跟号叔喝酒去吧!
末层,象征性地过了两招,信浓藤四郎到手了。为了表示奖励,两把敌枪跟着清荷父女回到本丸、给门框上贴横幅,手法还不太好,贴得那叫一个歪歪扭扭惨不忍睹。
清荷爹:“大兄弟,你们过年春联儿横批也这么贴?”
敌枪:“……啥叫春联儿?”
清荷爹:“……”
敌枪:“……”
清荷爹:“啊哈哈哈我没注意文化差异,没事没事,喝酒喝酒~”
敌枪表示老伯您这个酒劲儿太大我们喝不惯,我们跟令嫒喝茶去了咱们改日再聊吧。
清荷爹无比失落:“唉……现在的人哪,年轻轻的连喝酒都不会……老号,来喝一杯啊!”
樱花中现出了一个高大的身影:“哦,你也是来喝酒的啊?”
自此,爹丸的酒友圈子里又多了一位。
同样是新来的刀,信浓藤四郎就让清荷爹很郁闷。
话说某日,清荷与父亲在演练场相遇了。
双方的配置差不多,都是出来练级的一期一振带着信浓和其他的一群藤四郎。
信浓出手:“这里这里!”
观战的清荷爹怎么听怎么不对劲儿,捅咕捅咕闺女:“他怎么总说搞基搞基?搞基是什么意思?”
清荷刚听第一句就喷了。
没想到啊没想到,信浓你战斗时能不能别总“搞基搞基”?我爹在我旁边坐着呢!好尴尬啊!
为今之计,只有岔开话题:“爹,您也把一期带出来了啊?”
清荷爹还真就跟着走:“是啊。我想着吧,这孩子是后来的,等级不高,还上有老下有小的,还是得练练他,要不然怎么撑立门户啊。”
心里默默对一期上面的“老”鸣狐表示了一下慰问,清荷继续没话找话:“您那个本丸,一期对弟弟很好吧?”
“咳!别提了!这孩子言行举止乍一看特别温柔,但一落到弟弟身上,那管得可严了!”
父女俩正在东拉西扯,爹丸的信浓又来了一嗓子。
清荷爹还是怎么听怎么像搞基搞基,又问自家闺女:“到底什么是搞基啊?”
这下绕不过去了。清荷单手捂脸,勉强跟父亲解释:“就……就是同性恋,男的。”
清荷爹若有所思地“哦”了一声,没到三秒钟,突然愤怒了:“他这么点小屁孩谈什么恋爱?!”
清荷觉得自己脑袋上有密密麻麻的黑线不要钱地往下滑。
我哪知道他谈什么恋爱啊再说他也不小了啊还有老爹你是不是get错了点很好您一直错下去吧……
见女儿不说话,清荷爹愈加愤怒:“这么点的小孩就知道恋爱,还练不练刀了?打不打仗了?万一功夫落下了,战场上被人伤着了怎么办!他哥也是,平时什么事都管,这要紧的事怎么就不管管?!”
清荷:别问我我不知道我就是个背景墙……爹丸的信浓啊,我是救不了你了,你回去之后自求多福吧!

评论 ( 5 )
热度 ( 11 )

© 莲花不姓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