莲花不姓白

主刀剑乱舞,乙腐通吃,也都写,经常写在同一文中。ky莫来

刀剑乱舞·病丸日常【四十】

☆请戳目录看第一段注意事项,否则雷到不负责。
——————————————————————
淤伤这种东西,就是放着不管它自己也会好、你不动它它绝不会让你不适、然而你一管一动它就让你疼得咝咝哈哈吸凉气的存在。
满身淤伤的小狐丸趴在清荷腿上享受顺毛,偶尔梳齿划过背上伤处,皮下闷闷的痛就让他“咝——”地一吸气。
“啊,不好意思……”清荷微笑着道歉,放下梳子轻轻揉着刚被碰疼了的地方。
小狐丸觉得自己对清荷的道歉有阴影:清荷疯狂道歉疯狂哭的样子被长谷部发现了,不知长谷部怎么对药研描述的,两刃一致认为他欺负了清荷,然后口口相传越来越离谱,传到山伏和陆奥守耳朵里的时候情节已经相当可怕,于是忠犬主控、初锻元老和两位护妹心切的兄长联手削了他一顿,初始刀清光表示出了这么大的事儿你们居然不叫我然后伙同安定又约他手合……最后本丸里已经显现的刀子基本都揍过他,他一开始还辩解还反抗后来干脆麻木了……
这事儿放谁身上谁都得有阴影。
“算了。你再道歉,没准这次传到令尊耳朵里,他直接刀解在下再锻个新的。”
“才不会。我才是你家主人,我爹刀解不了你。话说,无论如何都不说道歉也很奇怪吧?”
“自己心里记得然后多让在下捏捏就好。”手直接放在清荷腰上,捏肉。
“噗哈哈哈!”
不知为何,自从刀子们轮番揍了小狐丸一次之后,小狐丸就得到了类似一家之主的待遇。这让真正的主人清荷十分困惑,因为就算是以和她的关系作为衡量标准,也应该是把山伏当家主才对啊。
这些日本刀,真不明白是个什么思维逻辑。
身心都受了极大创伤的小狐丸,被清荷特许不用内番不用出阵不用远征,躲在本丸休养。他虽然乐得清闲,却也纳闷主人为什么不给他手入:这点小伤,不像出阵之后血肉模糊,又不耗费多少灵力和资源,又用不着加速符。
清荷狡猾地笑笑:“当然是拿来装幌子啊!”
“装……幌子?”土生土长的日本神灵把这个中国词儿放在嘴里倒腾了好几遍,依然没有领会精神。
“嘛,要彻底解释的话就很麻烦,就事论事好了。”清荷指尖轻轻戳着一片青紫,惹得小狐丸直吸气,“呐,这个伤不是很重但是看起来很显眼对吧?大家都很生气想好好修理你对吧?如果你被打了一顿之后完全看不出被打了的样子,你信不信,肯定会继续被打。”
小狐丸点头:“当然信。所以留着这些伤是给大家看的?安抚人心的?”
“狐狸就是狐狸,一猜就准。让大家看着你满身是伤青青紫紫的,谁还忍心再打你?”
小狐丸深以为然。
之后,他天天带着一身五颜六色的淤伤在本丸逛荡,再没被找过麻烦,很是过了几天悠哉日子。遇到的同僚们不仅不打骂他,还对他恭敬礼貌,只是他和清荷同时出现的时候眼神儿微妙,让他心里多少有点忐忑。
一般这时候清荷就憋着乐,于是他的忐忑就成了郁闷。
过了不久,时政下了一份文件。这种文件一般都是大管家长谷部直接收了的,然而这次,长谷部接了文件就递给了廊下坐着的清荷。清荷拆开文件,看完,叹了口气。
小狐丸无视掉长谷部嗖嗖往他身上飞恨不得把他剐了的眼刀,闲极无聊地一边戳着清荷的腿肉一边仰着脖子去看文件。
“暗堕了?好大的怨气啊。”
“嗯,就咱们旁边的本丸。去把文件的内容告诉大家,最近出门要留神。”后一句是告诉长谷部的。
长谷部领命而去。
旁边本丸的审神者是个不到二十岁的美丽少女,恋人是自家小狐丸。小狐丸身材高大相貌英俊,言行谦和有礼,一身的贵族气息。更兼是稻荷明神协助打造,战场上勇悍无比,损伤手入省工省料。
这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这姑娘非觉得小狐丸不解风情——毕竟有野狐狸那一面,很多时候说话做事凭直觉,耿直boy真是一点弯儿都不拐。这点清荷深有体会:在她接到太郎后,自家小狐丸那可是打翻了一群刃,直闯闺房硬把她挖了出来,情急之下连门都不敲的。再说这姑娘,嫌弃他就分手呗,还不,这边没分手那边又勾上了歌仙,还和其他几振刀剑暧昧着。更作死的是,这些暧昧刀剑里包括三日月宗近。疏不间亲啊……三日月和小狐丸那是亲兄弟,平时一聊天还不是什么都知道了?刀剑之间关系复杂,前主关系、刀匠关系,真要连上就是张网,审神者才是货真价实的外人。
然后小狐丸就疯了,拉着这姑娘就神隐掉了。没了审神者没了兄长,三日月就跟其他暧昧刀剑在本丸玩暗堕……
长谷部是摇了铃之后在中庭里聚集大家讲的。他讲完了,刀子们就地来了个八卦吃瓜大会。
鲶尾:“这人是傻呢是傻呢还是傻呢?”
骨喰:“傻。”
日本号灌了口酒:“她是主公,她想干什么光明正大的就好了,主公召幸臣下还不是很容易的事情嘛。非要偷偷摸摸,搞出事情来了。”
旁边的今剑一脸怨念:“为什么都看上我三条家的啊!”
乱藤四郎:“虽然不想承认,但是你家人真好看啊。”
被清荷爹代替锻出的一期一振摸摸弟弟的头:“他家人比较有传统风味,大概那个审神者喜欢。”
今剑:“……一期君和我弟弟分属夫妻二人,按照太郎次郎的关系来看,您也算半个我家人。”
一期一振:“……您想说什么?”
今剑:“都算亲人,能不能别把我们说得像豆包一样?什么叫传统风味啊!”
周围一阵窃笑。
“闲话休提,”本丸之母歌仙拍拍手制止了众人笑闹,“如今我等主上也身归小狐丸,万一以后也出现什么桃色事件,可如何是好?”
陆奥守笑得哈哈哈的:“咱说话难听了点,可是在场诸位有对清荷有意思的么?咱眼里当然是咱自家妹子好,但以男性看女性来说嘛,这种事她根本想学也学不来啊!”
山伏也点头同意:“清荷是老实姑娘,不会这样的——她的魅力不在这个方面。”
小狐丸越听越不对:“等下!什么叫主上身归小狐丸?我们什么都没做啊。清荷所处的现世,女性不会因为被男性趴趴腿捏捏腰就嫁人的。我无意娶,她无意嫁。”
病丸众人:(⊙_⊙)!!!
“那天她只是失控了而已,我只是躺在她旁边而已,什么都没发生。”
那我们揍你一顿是因为什么……
长谷部掩面,药研嘴角抽搐。
江雪捻珠念佛:“缘法自在,善哉……”

评论 ( 3 )
热度 ( 13 )

© 莲花不姓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