莲花不姓白

主刀剑乱舞,乙腐通吃,也都写,经常写在同一文中。ky莫来

刀剑乱舞·病丸日常【四十一】

☆请戳目录看第一段注意事项,否则雷到不负责。
——————————————————————
科学表明,人的健康状况、情绪等,都是有规律的。
至于真科学还是伪科学就不在考虑范围内了,知道有这么个说法就可以了。
以此类推,人的运气升降也是有规律的,比较显著的例子就是非久必欧。
清荷平时挺非的,但是很招四花青睐。除了鹤丸是送的,萤丸莺丸江雪都是她自己或锻或捞得到的,再加上父亲帮忙锻造的一期一振,暂时齐活儿~
“粟田口啊,真是天使啊……”清荷嘴里叼着棒棒糖,手里撸着鸣狐的小狐狸,再次感叹生活美好。
毛茸茸的小狐狸趴在膝头,鸣狐坐在旁边和小狐丸喝茶聊天吃油豆腐,一期带着弟弟在庭院里讲书,本丸第一大家族其乐融融。
顺手拿一块油豆腐填进嘴巴,顿时觉得人生圆满。清荷想了想,自己的初锻刀就是他家的药研,然后一锅一锅出的短刀全是他家的,自己还想过如果全是他家的,自己就去投河算了,好在最后出了个小夜左文字。
啊……小夜你要不要改名字叫小夜藤四郎算了?一期对小夜讲话的时候,那语气,那眼神,温柔得一抓一把水啊。
清荷很严肃地想了想,放弃了。
小夜上有二位兄长,三兄弟都生得纤细柔弱。而实际上,江雪左文字号称四花战神,宗三左文字号称笼中猛禽,小夜自己就是个复仇使者。
改名字什么的,敢说出口大概会被追杀吧……
小夜改不改名字是两说,一期一振真是“天下短刀皆吾弟”:只要有短刀出现,肯定第一时间找到清荷,自请出阵。至于这把短刀是谁家的,哦,那不重要。
甚至由于粟田口家有鲶尾和骨喰,一期一振对各家的胁差们也都是一副温柔兄长的样子。
因为清荷认识小斗笠,所以经常会有溯行军甚至检非违使来做客,带来一些刀剑相关的资讯。某天,小斗笠拜托短刀传话过来,说合战场有比较容易打的检非,可以掉落长曾祢和浦岛。清荷爹太咸,还没有这两把刀,可以去带他老人家捞一波。
清荷点人去帮老爹捞刀。知道浦岛是胁差,一期一振立刻请求随队前去。
清荷简直无法理解他这种执着:“一期哥,我是帮我父亲捞刀,捞回来也不会留在我们本丸……”
一期的坐姿和表情都标准到无懈可击:“主公,我只是练度太低、想要早点成为本丸战力而已。”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不答应就不好了。
然而清荷爹不太开心。自己要不要收集刀剑是自己的事,结果女儿嫌弃他太咸,这不,被女儿催来战场,旁边还有女儿的刀剑观战。
爹丸战力充足,一批一批打过去毫不费力。病丸刀剑乐得围观,看得特别过瘾,纷纷从莺丸的保温瓶里倒茶喝,就差没聚众分瓜子零食了。
江雪喝茶观战,突然心血来潮想起一件事来,不禁感叹:“世间缘法,果是妙不可言,妙不可言。”
莺丸大感好奇:“江雪殿何出此言?”
江雪一抬眼睛,看见己方五双亮晶晶的眼睛都盯着自己,只得解释道:“清荷虽非,然四花已齐,虎彻兄弟也早已欢聚一堂。其父虽是欧皇,却至今只有蜂须贺一刃,今日打生打死都接不到长曾祢与浦岛。这岂不是缘法奇妙、自有定数么?”
他这一讲,病丸众刀也一想,好像确实是这么回事儿。陆奥守一拍大腿:“这话没错。咱虽然不懂缘法啥的,但确实没觉着他家人难捞——当时咱们转了几圈,浦岛就回来了。长曾祢是慢了点,可那是清荷和浦岛做的套儿:后来那蜂须贺出门转了两圈不就请回来了?虎大虎三可不是啥矫情的刀哇!”
众刀纷纷点头称是。
清荷爹本来捞不到刀就憋屈,又听病丸刀剑一番话。虽然说者无心,然而听者有意,字字句句似乎都是说自己运气太差,更加郁闷。正巧自家刀剑捡了把刀,小老头抄在手里就跑到病丸刀剑面前:“谁说我捞不着的?!这不是?”
刀剑们面面相觑,清光试探着问了句:“老伯捞到了哪一把?虎大还是虎三?”
“虎五!”
“虎五?”难道是虎彻新刀?没听说啊。
清荷爹一伸手,黑白点的短刀亮了个相。
刀剑们当场都变了囧字脸。
这不就是五虎退嘛!
众人正在尴尬,没人注意一期一振慢慢起身,阴沉笑:“老先生,听说您想把我弟弟阿退送给虎彻家?”咔嗒一响,宝刀出鞘。
众刀:(ー ー;)
老伯您知道这边有一期一振你还到处乱说!自作孽啊自作孽!
清荷爹冷汗直冒,连连表示,此事纯属子虚乌有!
可以逗孩子,可千万不能得罪家长。

评论 ( 11 )
热度 ( 16 )

© 莲花不姓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