莲花不姓白

主刀剑乱舞,乙腐通吃,也都写,经常写在同一文中。ky莫来

刀剑乱舞·病丸日常【四十二】

☆请戳目录看第一段注意事项,否则雷到不负责。
——————————————————————
人伦乃是大事。
你不能在你手足面前挑着大拇指说爸爸我当年如何,也不能搭着你老泰山叫大兄弟。
一点儿也错不得。
就连打比方都是有规则的。经常听见有人赞颂“祖国啊!母亲!”,没有喊“祖国啊!二姨夫!”的,就算二姨夫再疼孩子都不行。
日本对这事看得没那么重。为了传家,哥哥把弟弟认作义子的事儿不是一件两件;因为爱情,亲兄妹殉情的传说也算是美谈。
但这都是事出有因,平时谁敢乱来试试看?
审神者之间,对刀剑们是有些特别称呼的,比如说,莺丸是太爷爷、三日月是爷爷、鹤丸是姥爷、石切丸是爸爸什么的。有的不是因为辈分而是因为其他什么原因,但是放一起吧,总有点问题。
某天凌晨四点,清荷睡惊了,迷迷糊糊爬起身,晃悠晃悠就晃到了锻刀房。既来之则烧之,随便抓了点东西扔进锅里,权当做日课,然后又晃回房间接着睡。
这一睡就睡到日上三竿,歌仙放在门口的早饭凉得透透的。
清光和安定早上去餐厅,路过锻刀房。清光无意间往里面一瞥,诶,熟了。哦不,刀可以出锅了。也不对,刀锻好了。这次对了。
清光一边跟安定讲着这三口净出非刀的锅,一边挨个掀锅盖。眼看一时嘴快就要把药研藤四郎“铜钱君”的外号及其由来和盘托出,手在锅里拖出一把白色为主基调的大刀。
“呜哇!清光你看,大太刀!”幕末使大太刀的人已经很少见了,安定对面前的刀左摸摸右戳戳,很有点爱不释手的意思。
清光也颇感意外:“诶~真的哎!竟然能出大太刀,清荷放了什么进去啊?”
“大概是御札?松、竹、梅,还是富士呢?”
“难得欧一把,管它呢~”清光坏笑一声,“我等不及看清荷的表情了。”
来到饭厅才知道,等不及也得等,清荷没睡醒。
这俩好奇心过剩的货吃完饭就跑清荷门口等着去了。清荷醒了,梳洗完了一开门,一份冷饭俩门神……
好不容易搞清状况,清荷接刀在手,催动灵力。一阵樱花飞散,出现一个绿色的高人。
是真高啊……
跪坐的三人仰着头张着嘴,傻乎乎往上看。
“……你也是来参拜的吗?啊……还真是啊……”
别问高人为什么改了台词。一睁眼,眼前仨人跪在脚下,眼睛里blingbling闪小星星,说不是参拜的谁信呐!
过后很久,这位高人才知道,之所以眼睛里闪小星星,是因为这仨玩意的身高没有一个超过一米七的。
石切丸,是本丸第一把大太刀,力气大,攻击范围广,虽然速度慢点儿,但是上了马也还追得上大部队。通常压轴出场,一刀定局,神勇无比。
看着战绩,想想审神者之间流传的石切丸外号,清荷由衷赞叹了一句:“石切爸爸,父爱如山啊!”
可怜石切丸,还没成亲,先当了爸爸。
更可怜的是,他是爸爸,他媳妇不是妈妈。妈妈倒是有一个,但又不是他媳妇。
又某一天,清荷和父亲在演练场相遇了。刀男对战,清荷和父亲坐一边聊天。
信浓藤四郎皮脆血薄,喊着“搞基搞基”冲上去,没给对方造成什么伤害,反而被对面一刀砍成重伤。清荷急了,对场内大喊:“信浓你行不行啊!别光顾着搞基了,贫血啊你!啊啊啊不行了……爸爸救人啊!”
她一喊爸爸,石切丸没反应过来,清荷爹腾的一下站了起来:“救什么人?”
清荷捂脸:怎么就叫出来了……这儿可坐着个亲爸爸。赶紧解释:“不不不我没喊你……”
清荷爹不乐意了:“你有几个爸爸?”
清荷硬着头皮:“他他他游戏里外号叫爸爸……”
小老头一听更不乐意了:“你们这咋还上赶着认爹呢?”
清荷掏出手机,扒拉出一张阴阳师萤草图片给父亲看:“这都是对战里特别可靠能镇场子的,不是我们喊他们叫爸爸,是他们一出来对方要下跪喊爸爸。”
清荷爹接过手机研究了一会儿,若有所思:“诶我发现了,这能当爹的都挺绿的啊~”
也是,石切丸一身绿,萤草也是白绿配色。
眼见危机过去,清荷赶紧又开始胡诌八扯妄图把话题拉得更远:“青山不改绿水长流,这不两座大青山么,父爱如山,青山让您感受爸爸的爱……”
没想到清荷爹听了又开始炸毛:“我不如山吗?!我不如山吗?!我不爱你们吗?!”
清荷赶紧安抚:“爱爱爱,您可爱了~只要别用他俩的方式爱就行啊~”
后来,清荷和父亲交换代管本丸,清荷爹在病丸锻出了烛台切光忠。病丸歌仙兼定顿觉身上压力一轻——要承做本丸所有人的一日三餐也很难的。
烛台切温柔细腻,能关心到本丸所有人包括清荷的衣食住行生活各个方面,巨细靡遗。帅气的他有个不太帅气的习惯:爱唠叨。烛台切的唠叨,是那种言语简洁有力、随时随地都要提醒两句的唠叨。
“简直像个老妈!”这是众人一致的心声。
然后烛台切就成了大家口中的光忠麻麻。
“他不是我媳妇……他跟我没关系……”石切丸泪流满面。
很久以后,望着真·媳妇似笑非笑的小眼神儿,他又加了一句:“我以神格起誓。”
至于小乌丸“小祖宗”、莺丸“太爷爷”倒没有问题,人家年纪真大。
至于鸣狐“小叔叔”、长谷部“堂叔”“表大爷”那都是在自己亲戚里论的,再说爸爸叔叔伯伯是兄弟,战友同僚以兄弟论,也没毛病。
再后来,三日月来了……
三日月鹤丸胜利会师,“爷爷”和“姥爷”还真有点老亲家的感觉。
三条家兄弟几个正在说话,听说小弟来了,高高兴兴过去迎接。岩融背着今剑走在后面,石切丸走在前头,刚到办公区,就听清荷招呼一声:“石切爸爸,爷爷来啦。”
石切丸如遭雷击。
天雷滚滚,电闪雷鸣,晴天霹雳,五雷轰顶。
温厚淡定如他,都有想咆哮的欲望。
不过性格使然,虽然笑容快要保持不住、嘴唇哆嗦着,但还是比较平静地开口:“主公,您把我弟弟叫成我爹了。”
清荷:……
在场诸刃:……
————————————————————
【石切丸、萤草:感受如山的父爱吧!
敌方:啊——我死了……】

评论 ( 5 )
热度 ( 12 )

© 莲花不姓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