莲花不姓白

主刀剑乱舞,乙腐通吃,也都写,经常写在同一文中。ky莫来

刀剑乱舞·病丸日常【四十三】

☆请戳目录看第一段注意事项,否则雷到不负责。
——————————————————————
人,一出生就与他人有着这样那样的关系,比如亲友;一出生就置身于某个群体中,比如家庭。
付丧神既得人身,就知冷知热,饥餐渴饮,五感咸备,七情入心。
清荷自从得到本丸,称山伏国广、陆奥守吉行为兄,凡事仰仗二刃极多。某天,推图开荒队出阵去了,不料一战铩羽。队长山伏国广为保护级别尚低的一期一振,身负重伤;陆奥守吉行机动较高,冲锋在前,也伤得不轻。
队伍进门的时候,清荷正在廊下陪今剑解九连环,看见自家二位兄长被其他队员扶回来,吓得一嗓子“我的个亲哥哎!”上前帮忙送去手入室,又拍了两张加速符。
一期一振目睹全程,见清荷紧张的样子全无虚伪,确实是担心亲人才有的举动,不禁纳闷。他推了推旁边的鹤丸:“鹤丸先生,主公属于什么刀派?”
鹤丸当场就懵了:“一期你可真是吓到我了啊。主人是个人,又不是刀不是付丧神,哪会有刀派这种东西啊?你是不是想问她属于什么家族?”
“诶,不是的。”一期一振连连摇头,“在下只是听主公称呼,还以为主公也是刀剑付丧神,又想起山伏和陆奥守并非同一刀派,才有此一问。真是失礼了。”
鹤丸望天,回忆了一下清荷平日的言行,才回答道:“这种关系,用她的话来讲,就是结拜的,就是……唔,认义的。”
一期一振表示理解。
就算别人不理解,他都能理解。
因为他粟田口一脉真是人丁太过兴旺了。
别的不说,光他亲兄弟就有数百号,目前能在本丸的锅……锻刀炉里钻出来的、能在地底下挖出来的,也有两位数了。若非有每队六把刀的硬性规定,那他粟田口全家出动,人海战术都能把对面敌军埋了,就如同广阔的海洋淹没一掬细沙。绝不是吹牛,这可都有先例,君不见,小叔叔刚进门就被一拥而上的侄儿们捏扁了直接抬进手入室?
至于一期哥,鉴于之前已经捏扁了自家叔叔,孩子们虽然激动好歹还是轻拿轻放的。某种角度来讲,算是鸣狐救了一期一振。也因为这个,等他安然无恙地现了形、去见审神者的时候,到了办公区就看见一个大果篮。
嫩柳条编的新颖漂亮的篮子,里面装着各种应季的新鲜瓜果,还有炸鸡和油豆腐。篮子周围插满了水灵灵的各色花朵,提手上还装饰着柔软鲜艳的丝带。
篮子被他的主公抱在怀里,还试图往他的怀里塞。
“主公您这是?”一见面就送我礼物?
清荷还在热情地塞塞塞:“拿着拿着,一会儿你走的时候,把这个拿给鸣狐。”
唉,自作多情了……“好的,一定帮您送到。”
“不是帮我送到,是你拿给他。我怕你刚出来,没准备礼物,就替你准备了。你拿这个去送给他,记得跟人家说谢谢。”
一期一振不想说这东西跟慰问病人似的。
每一位新人到来,都要去见本丸大管家,一期一振也不例外。但是一期一振的礼节格外隆重,不是因为他温和有礼的特质,也不是因为长谷部对短刀们的一贯关照,当然更不会是有意结交。
“伯父,侄儿来迟了。”水色发丝的青年毕恭毕敬地行礼。
长谷部坦然受之。
装作路过实为盯梢的清荷风中凌乱。
这是什么关系?!只听说过长谷部和大俱利有点关系,好像是远房叔侄来着,一期一振你这又是搞啥?!
清荷扭头就去找鹤丸,找遍本丸不见踪影,最后在药研的药园旁边一个大坑里把他刨了出来。
“你这是……自作自受?”
“意外意外。”鹤丸笑嘻嘻拍打着沾了灰土的白衣,“只是在书上看了些东西,学以致用。你找我什么事儿?”
“唔……想问你,长谷部和一期是什么关系?我竟然听到一期称长谷部伯父。”
“问我就问对啦!听小伽罗说,长谷部国重,就是长谷部他爹,跟一期他爹吉光的爷爷有点渊源,好像是徒弟吧还是后人还是别的什么,具体不了解。但是就这点渊源,就算是师兄弟也是兄弟,长谷部他爹跟一期他爷爷一辈,长谷部自然就比一期大一辈,再加上他比鸣狐大点儿,鸣狐是叔叔,长谷部就是伯伯了呗~”
果然是千年老熟刀,虽然说得不详细气死强迫症,但好歹坐实了“有关系”。
清荷打算过一会儿就好好搜搜自家刀子之间的长幼尊卑爱恨情仇,以免以后出问题。
“鹤姥爷啊,那你说,大俱利管长谷部叫叔,一期管长谷部叫大爷,那大俱利和一期算什么关系?”
“都不是什么正经近支亲戚,挺多也就是表叔表大爷,那就有可能有关系,也有可能没关系,反正同辈儿,都是兄弟。用你的话说,进了本丸都是战友,不论亲戚也是兄弟。”
“也对哦……”
后来某次战扩,长谷部领了个小孩儿回来。这孩子高马尾、小短裤,衣服配色跟长谷部有着微妙的相似,手里捧着甘酒,醉醺醺直打酒嗝。
“这孩子?”清荷好奇地蹲下身平视着眼前的小酒鬼。
长谷部眉头紧锁,一声长叹:“不动行光,跟我也算是同僚,都曾经在信长手下。后来我被送给黑田家,他被送给森兰丸。”
“诶,织田组的~”清荷翻翻刀账,“没有刀派?”
“没有。”
“那他是谁的作品?”
“……藤三郎。”
“藤四郎的……哥?”清荷默默转头看院子里玩得开心的小短裤们,“所以这个是表兄弟?”
“不,他仅比粟田口大家长鬼丸国纲小一辈。这个藤三郎是鬼丸作者的徒弟。”
“艾玛贵圈真乱……还有个人小辈大的……”清荷生无可恋地对着正在陪弟弟的一期喊了声:“你家远房亲戚!”
再后来,三日月来了本丸。
那天正好是一期做近侍。
三日月一睁眼看见一期跟在清荷后面,跪下就行礼。
清荷吓出一身鸡皮疙瘩,一期面红耳赤。
这叫什么事儿呢……
他家的主人是两口子,一期是丈夫的刀,三日月是媳妇的刀。丈夫回来媳妇跪迎,一期跟着丈夫进门,媳妇往下一跪,三日月就跟着跪。
“哈哈哈,习惯,习惯。”
清荷看着毫不尴尬的三日月,再看看脸红到脖子的一期,终于明白了之前今剑说的“从太郎和次郎来看,按照刀剑和前主的关系,一期和三日月也算是一家人”的意思了。
三日月,天下五剑之一。那四把都是谁来着?
童子切,大典太,数珠丸,鬼……
怎么还有个粟田口?!
你家人丁怎么就这么兴旺呢?!
一期:“从老祖宗以来,产量高质量好,我有什么办法?”╮(╯_╰)╭

评论 ( 6 )
热度 ( 16 )

© 莲花不姓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