莲花不姓白

主刀剑乱舞,乙腐通吃,也都写,经常写在同一文中。ky莫来

【刀剑乱舞·点文】关于胸前那点事

@有只黑喵叫莲子喵 的点文!亲友@柳二白 出场。
终于有点文了!
然而还是无聊天雷傻文……
⭐️请戳头像看第一段注意事项,否则雷到不负责。
————————————————————
这一天,清荷接到了一封邮件。抬头是“致清荷”,邮件的内容是姬友小聚,落款是“莲子”。
说起审神者,不光是人类,也有动物、植物化形,甚至还有古今中外的妖魔鬼怪神圣仙。莲子,是个非常有名的审神者。之所以有名,并不是因为她凶猛强悍灵力强,而是因为她是一只化形成少女的黑猫——这年头,可能有人不爱吃不爱穿甚至不爱钱,可是除了皮毛过敏者,谁会不爱撸毛茸茸呢!
初见面,清荷便拜倒在了喵主子的肉垫下。
对,她也爱毛茸茸,就这么点出息。
珍而重之地把信收好,清荷到厨房,往自家光忠手里塞了两个小判:“呐,这是明天多出来的餐费。”
见惯清荷行事作风的烛台切很自然地接了:“明天又要额外做点什么了?”
“多做点鸡肉,喂猫的。”
第二天,清荷带着当天的近侍宗三左文字、抱着一大盆水灵灵的清炖鸡腿上门了。进了门自动自觉登堂入室,正看见莲子抱着另一姬友二白哭得起劲儿。
“喵嗷嗷!二白!我的限锻!我的资源!刷论坛连条好新闻都没有,想吃个粮还被鸽了好几年!!!QwQ”头顶黑色猫耳的少女哭得昏天黑地,猫耳也怂成了飞机耳在两边耷拉着。
二白见怪不怪地撸了两把猫,双手往自己丰满光洁的胸前一捧:“不埋胸嘛?”手法专业,显然熟练工种。
“埋!”喵少女一头扎了进去,熟练程度与对方不相上下,配合十分默契,“现在只有大胸能安慰我!”
喂……二位,注意形象啊……
你们不考虑一下你们身后的男人们吗?
莲子终于埋够了、平静了,一抬头的瞬间,只听身后一片嚓嚓轻响,面前姬友及其近侍目瞪口呆。回头一看,以岩融为首的自家刀男齐刷刷扯开了自己的前襟,露出一大片一大片或雄伟或精致从雪白到黝黑的胸膛。
春光灿烂,男色逼人……令人鼻腔一热,幻肢一硬……
正当清荷觉得自己是不是也要流点鼻血以示敬意之时,就听莲子家信浓喊了一句:“大将!您要埋胸我们有啊!要什么样的就有什么样的,您可就放过别人家的婶婶吧!”
唉,孩子,你这也太耿直了……
我一个局外人都能听出你浓浓的醋味儿了。再说你啥时候让人埋过胸啊,你不是一直妄想埋你家大将的胸嘛!
黑喵面对美景,呆愣几秒,反应过来之后转身扑上,手忙脚乱地挨个儿合拢衣襟:“为什么这么突然啊?!注意形象啊!不冷啊?!快快快把衣服穿上……”
忙乱了一阵,终于重新坐好。
二白不无羡慕地望着莲子家的岩融,小小声嘀咕着:“岩融的洗面奶,好想揉啊……”而莲子一边咬着清荷递上的炖鸡腿,一边向众人解释:“我只想要软软的大胸,不想要汉子的。”
“汉子的胸肌只要不用力也是软的。”二白笑得内涵充足,“别问我是怎么知道的。”
莲子和清荷默默看向二白身后的近侍,嗯……
“啊,话说回来,”清荷一指莲子家的信浓,“花丸信浓似乎被……啊不,似乎埋过岩融的胸,好像不是什么愉快的体验。”
岩融大笑,今剑倒是出声反驳了:“动画片里明明就是太用力啦,岩融的胸肌特别棒,让人羡慕呢。”
“短刀自己是平的。”莲子举爪,“你们知道荼子吗?就是那个兔子婶,她比短刀还平。”
“比短刀还平是有多平啊!”
“大概可以拍着胸脯对刀子们说胸不平何以平天下吧……”
“然而兔形的话,埋兔兔肚皮还是很软很好吸吧?”
“诶!吸兔……”
“诶嘿嘿嘿……”
这一次的小聚就在对萌物的口水中愉快结束,宾主尽欢。
莲子迅速打开了审神者论坛,给自己认识的狐婶兔婶等原型毛茸茸的审神者发了N条消息,并且在自己的ID后加了四个大字“谁摸咬谁”。
啊……否则一定会被损友们撸秃的……
走在回本丸的路上,二白默默拉住了自家近侍的手。
他就任她拉着,不言不语。她抬头,却对上他的微笑。
高大的僧刀一直低头注视着她,笑容干净爽朗,光风霁月。
她横下心来,猛然一扑抱住他:“胸肌是软的吗?”
“咔咔咔,软的软的!”
双手环抱着他,再向下摸去:“这里也是软的吗?”
“站立要用力,大概就不会软了。”
“所以我就这样抱着你你都不会……”她眼眶有点酸,“是不是我和我的感情都在阻碍你的修行?你就只知道修行,我……嗷——”
突然身体一轻,自己已经被他抓着腋下抛在了空中。
抛了自家突然任性闹情绪的女孩子几下,山伏笑着揉乱了她一头毛:“咔咔咔,小僧的修行是为追寻佛道,佛法为方便法,佛道不止一条。效忠主公是道,体验人间情感也是道。不知生,不知死;不经历,不看透。主公不会阻碍小僧的修行,全因主公便是小僧的修行啊!”
她破涕为笑:“这就是出家人的狡猾吗?”
“咔咔咔咔咔!”
另一边……
清荷一路闷着头,宗三也不讲话。
远远能看见本丸大门了,宗三照常叹了口气:“唉,总归还是要回到笼子里的啊……”
清荷默然,不反驳,不开解,不搭茬。
“你今天和朋友聊多了,就用不着我了?”
拜托你没跟我恋爱就不要说这种好像吃了醋无理取闹一样的话好吗?!
“别这样,我只是在想我的胸好像还不算平……”
突然一根纤细的手指从吊带背心胸前伸进那条缝隙,又在她反应过来之前迅速抽走。
“你干嘛?!”
“一指,还不及兄长。”
“你从哪里学的啊?!怎么不学学男女有别啊?!”
今天的清荷,也很心累。

评论 ( 14 )
热度 ( 25 )

© 莲花不姓白 | Powered by LOFTER